ew的小天地 美文 人生迷茫中,你能否点亮心中的灯?| 观心集

人生迷茫中,你能否点亮心中的灯?| 观心集

古时候,在东海之滨,有一处小港口,叫做震坦港。附近的百姓生活富足,多以出海打渔为生。千百年来,震坦港上都是一片船只满载鱼虾、平安归来的忙碌景象。震坦港就像母亲一样呵护着来往船只。

舟泊吴门图轴 明 张宏

有一天清晨,震坦港忽然起了一阵大雾,困住了准备出海打渔的船只。人们一开始以为随着太阳升起,这一阵大雾不久就会散去。可是,从此以后,震坦港经常笼罩在这片大雾之下。

船只能在大雾中小心翼翼的行驶,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触礁沉没。人们因此苦不堪言,原本忙碌的港口也渐渐萧条起来。

人们跪拜在港口前,集体向上天祈愿,希望上天可以将这忽如其来的大雾收走。可是,在一次次祈愿之后,大雾依旧没有散去,港口也日渐凋零,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抱怨上天不公。

不知什么时候,在港口航道附近的小岛上亮起一盏灯。透过大雾,朝灯的方向望去,隐约可以看到灯下面有一座小塔。自这盏灯亮起之后,来往的船只便能识别方向,避开礁石,很少再有船只沉没在港口附近。

丛林高塔图 元 方从义

人们望着忽然出现的灯塔,纷纷议论。

有人说:“这座灯塔应该是官府建造的。”

众人道:“官府重名。要是官府建造的话,肯定还没建之前就敲锣打鼓通知老百姓,建好之后也会举行典礼炫耀自己的功绩。”

有人说:“这想必是某位精明的商人建造的,说不定以后还要收钱呢。”

众人道:“商人重利。你看那灯塔即使在大雾散去的时候,也依旧亮着,这不是精明的商人能做出来的。而且,建造灯塔的钱很难从老百姓头上收上来,就算能收上来,也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有人说:“这一定是上天显灵,化作这座灯塔。”

众人笑道:“上天要是真能显灵,为什么不让这大雾直接散去呢?这座塔分明是人建造的,和上天有什么关系!”

族长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便率领众人带上金银、绸缎和美酒,渡船前往小岛感谢建造灯塔的人。一行人来到塔下,族长敲了敲塔门,说明了来意。

塔门缓缓打开,只见一人拄着一根拐杖从塔里走出来。

人们惊讶的发现,原来修建灯塔的人竟然是附近村落里的一位盲人。

族长连忙向盲人作揖,并表示感谢,众人也随声附和。

盲人摆了摆手,说道:“我建造这座灯塔不是为了金银绸缎美酒,也不是为了你们的感谢,只是不愿乡亲们和我一样,永远活在大雾之中。”

原来,这位盲人并非一出生就看不见。在他二十多岁时,一场大病忽如其来,病后来虽然好了,但眼睛从此却看不见了。十几年来,盲人就像被困在一场大雾之中,分不清方向,时常触礁碰壁。

众人看着盲人满脸沧桑,也不知道一位盲人是如何建造了一座数米高的灯塔,中间经历了多少艰辛,留下了多少汗水,一个人渡过了多少个日夜。

族长双手合十道:“我等震坦港百姓,苦于大雾遮蔽,分不清方向,看不明吉凶,常有触礁沉没而死之人,水下枯骨,层层叠叠。自从您建造这座灯塔之后,我等百姓可借此避开暗礁,鲜有触礁而死之人。这全是您的功劳。救我等百姓于危墙之下,这些黄金绸缎正是您的该得的。”

盲人笑道:“就算没有你们的感谢,我也会建造这座灯塔;就算天下都被大雾笼罩,我也不会熄灭我的这盏灯。

你我都是上天所赋予的生命,看似是我的功劳,难道不是上天的功劳吗?如果没有上天的保佑,没有上天给我安排种种机缘,我一个盲人又怎能建造起一座灯塔呢?我看你们先前也向上天祈愿过,但大雾并没有因此散去。有人甚至抱怨咒骂上天,殊不知上天已经借我之手点亮了一盏小小的灯。你们为什么不感谢上天反而感谢我呢?

众人被盲人这一番连问所震动,不少人开始自责后悔。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既然是上天的功劳,那为何上天会降下大雾,害死这么无辜的百姓呢?”这一问让众人焦躁不安。

盲人平静的回答:“我这十几年来,因为眼睛看不见,备受村民的欺辱,祖上留下的田地和宅子也被他人侵占。人们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崇尚斗争,甚至为了利益而与魔鬼为伍。只看见眼前的果,而看不见背后的因。殊不知,这已经违背了天道。欠下的,始终要还的。所以,大雾便来了。

众人默然,许久无语。

盲人继续说道:“你们心灵上先起了大雾,颠倒了黑白,分不清善恶,而后才有港口上的大雾。点燃港口上的灯塔,照亮大雾中的船很容易,但点亮心中的灯塔,让人分清善恶却很难。

你们如果真要谢我,那就请点亮心中的灯塔。不论大雾如何弥漫,周围的人如何堕落,都不曾熄灭,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这才不枉我辛苦这一遭。”

金昌送别图 明代 唐寅

众人告别盲人,带上了盲人的嘱咐,各自回家。从此以后,震坦港的大雾渐渐消散,只留下那座灯塔静静伫立在海边。


文体为小说,欢迎转发,点亮更多心中灯塔。

往期推荐:

问道钓鱼人

泉水,为何涌出于一念之间? | 观心集

希夷山中,君臣对答 | 观心集

修心于刀箭之间 | 观心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