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美文 青未了 | 将军树

青未了 | 将军树

文 | 叶碧黎

从崮上草原下行,穹顶越发高远,湛蓝澄澈,人如俯仰在新拭的镜面里、深潭的静水间,身上是舒适的爽意,空里溢动着温柔的天光。四周群崮环立,天籁悄声,只有白云在天上悠游,如信步的羊群漫不经意的为我们引领着方向,秋风偶起低哨,畅响起悠扬的牧歌。一层神意陡从天临,秋用它独有的深邃辽阔涤过世间一切怅然,让颗颗在城市天井里紧箍的心房灵犀顿开,神与物游。

思绪翕忽,足下不止,一棵大树猝然临之,在丛生着紫荆、千日红和万寿菊的山脊上,它是那样卓尔不群,一下子锁定了众人的目光。刘镇长说,我们步入了岱崮镇的茶局峪村,眼前这棵古老苍劲的油松是棵有着1500年历史的树神,当地人称之为“将军树”。

将军树高大粗壮,华盖如张,远看若一把巨型大伞悬立于坡上,其姿向坡略倾,其势壮美娇娆,仔细打量,它粗犷恣意的形态中,又似蕴含着某种匠心,美如一具盆景,就像造物主有意遗失于此,且精心雕饰过。盆景沿石隙而栽,就大地为盆,壮美生动,层次丰富,它动姿中有静,古意间藏新,经风沐霜坦根露爪,灰褐色的长衣皴裂着一道道鳞片,化为抵御狂风骤雨的铠甲,枝柯横粗细长,亦曲又扬,张驰互用,疏密自成一格。

它的针叶极细,却劲如铁线,我揣测,其根系定然深踞方圆几数十里,唯有脚踏实地的吸收、厚积,才能心有所附,意志坚定,熬过一茬又一茬、一轮又一轮的干旱、寒冷、兵燹、人祸,致千年而四时常盛、堆绿叠翠,最终幻化成不腐不蠹而赋神性的图腾。散文协会的建元会长细细探究起树围的长度,与同行的文友三人合围,将大树抱个满怀,对树神最好的膜拜就是认真了解它的前世今生,在秋日的暖阳下静听一棵树为你说故。

将军树之誉称缘起于东汉开国皇帝刘秀,传说他在起兵途中路经岱崮,在此屯兵休整,群崮为凭,村庄当岸,马嘶镝鸣、鼙鼓声声都被隔绝于高耸坚固的山势之外,绿水青山环偎,摇篮般的隐逸,让沙场运筹的将军立时释下了身心的疲累,在一棵油松撑起的绿荫下歇息,将军把战马栓在树身,未及卸下盔甲,便倚着树身睡着了。大树留下刘秀的名字,也记住了一位有为的明君和他开创的建武盛世。

历史越千年,求财求仕祈福驱邪许愿还愿的世相百态呈于形形色色的红布条上,系满了将军树的臂膊。一棵树得道封神,是种子、土壤、雨水和阳光汇聚于时间的机缘,更是上千年来修行所得。雷电将它凿穿过,冽风将它冻馁过,村人剜其肤提取松油用以祛风除湿,取松叶解疮疥之毒,松花粉用来止血敛燥,松香生肌止痛。将军树也曾呻吟痛苦,受难使人思考,万物亦然,树承受着轮回里的沧桑寂寞,面山思忖,日复一日,它终于修成一尊树佛陀,既具入世的雄姿,又兼出世的雅态。它汲山水之灵性,融入人间智慧,发菩提心,护佑众生是它的觉悟,付出与再生是它的宿命。

午后时刻,厚厚的针叶如婆娑的盖顶,支起一大间堂屋大小的阴翳,四面轻风送爽,荡除掉心上最后一丝燠热。将军树把身子努力探向云霄,意欲给人间更多泽被,它舒展的枝条,暴露出用橡胶皮套缚住的创口。创伤,左右臂展间都有。这些伤看样子是新受的,蛮力时时还在伤害它,看了叫人心疼,好在文明总在进步,那些细细包扎的痕迹,是人们越来越了悟,善待自然就是善待自己,一个阅尽世间风云,记录下无数历史符号的生命,应该得到人间更好的关怀,它是善、宁、美的布道者。

身受其惠更知将军树壮美威武树若其名,它凛凛正气昂扬蓬勃,即使受了伤,依然透着大将云长刮骨疗伤的顽强。遥远的勐仑植物园,我曾看到过不少气生根的硕大树体,堪称庞然大物。然而今天与将军树一比,却觉得眼前的古木才是真正的顶天立地者,因为它自有一种气概,真如一个身型算不上最高强却睿智通透的大英雄站在你面前,阅历积淀造就豁达,戎马倥偬练就赤胆,那种刻在骨子里的矍铄,让每一个接近和了解它的人过目难忘。

汉家烽火已熄,一代代勇士还在上下求索生生不息,中原大地多少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那些磅礴记忆在一棵老树的年轮里沉淀,直至近代百年,老树被一段黑色的日历灼伤。一条毒蛇噬咬梦中的睡狮,睡狮咆哮了,它的儿女们前赴后继挺身而出,在一个伟大信仰的召唤下,万众一心,凝聚成一个无坚不摧的铁拳。他们踏遍雄关漫道,甘把鲜血和勇气洒下,他们倒下的身躯化为一道惊天的霹雳,一束光照千秋的火焰,他们与山河共存亡的铁血丹心凝注进千峰百崮,雄健了一个民族的风骨,坚固了一棵大树的根基。

驰骋于八百里热土,再去追寻逝去的风烟,徐向前、罗荣桓、陈毅走马横刀沂蒙山,低矮的茅屋、泥泞的山路、村口的将军树还都认得元帅眼中的血丝、身上的征尘。孙祖战役、郯城战役、鲁南大捷、孟良崮战役……“口袋术”“翻边术”捷报频传,韬略雄才铸成利剑,加速了敌寇的覆亡。

敌寇穷凶极恶,幻想用狼一样的凶残压垮一座山的意志,但一座以磐石为基的大山,宁可玉碎也决不屈服。22岁的省妇救会常委陈若克在大崮保卫战中不幸被捕,敌人以她刚出生的孩儿的生命相威胁,对其进行非人的折磨,她坚贞不屈,咬破手指用沥沥鲜血哺育婴儿,母子二人最终被日寇双双杀害。松柏树下,一方小小的坟茔,山风萧萧,细雨绵绵……大地为之呜咽。

青山处处埋忠骨,吕祖庙革命烈士陵园,北倚卢崮山,南临獐子崮,两座石崮如同高高竖起的两大纪念碑,守护着长眠于千山万壑中的英魂。山下方正肃穆的陵园内,汉白玉碑镌刻着永不漫漶的碑文,这里埋葬着73名烈士的铮铮铁骨。一辈辈后人从四面八方汇集,他们深情拜谒深深缅怀——-讨吴战役、李家宅子战、西古庄战役、龙须崮战役、卢崮山战役、沂水三区水皮庄战役……沂蒙山区十多次战役中殉难的英烈。为了驱逐外侮废除压迫,中华民族蹈锋饮血,承受了抽脊断髓的伤痛,多少男儿无字姓,英灵化作万千松!

即使化为一棵松,他们也要手握钢枪傲然迄立,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劲松要用自己坚强的身躯为脚下这块土地阻挡住一切风刀霜剑、魑魅魍魉,因为它深深地热爱着这方土地。它和土地共呼吸同苦乐,地下埋藏了多少沉重与苦难,就蕴积了多少希望和力量,树只要砥砺深耕,土地就会灌沃大树,树知道,这是瓜与秧、游鱼与大海、飞鸟与天空的相依相傍,是前方的枪林弹雨和沂蒙山里滚滚挑担推车的合奏,是过去与未来的纵横交互。

万物有灵,大音希声,邂逅将军树,遇见一个从峥嵘里走过却愈加从容的生命,它周身的奔突蜿蜒,浓缩着一个民族凛然不可侵犯的筋结,你若以手轻轻摩挲,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之歌便会在秋日的高天下响彻。

壹点号山东金融文学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