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乾隆后期,盛世逐渐落下了帷幕,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土地兼并严重,各地社会矛盾尖锐,农民起义开始陆续出现了。这些起义不仅仅出现在汉地,而且发生于少数民族地区,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湘黔苗族起义和西北回民起义。这些起义,对于农民来说也是“身不由己”“官逼民反”,具有正义性。而对于清朝来说,镇压也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双方都没有对错,我们应该站在中立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一,陕甘回族宗教矛盾

从1755年到1781年的20多年时间里,西北地区发生了连续不断的自然灾害,使得这里的生产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按照伊斯兰教的规定,穆斯林每年要按照一定的比例向清真寺交纳宗教赋税,称为“天课”,又称“济贫税”。久而久之,这种赋税就成为了清真寺教长、阿匍的财富。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教长、阿匍将这些财富据为己有,过上了奢侈的生活。他们还购买土地,租给农民耕种,于是教长与教民之间的关系就逐渐演变为了地主和农民的阶级关系。与此同时,教长也逐渐从教民推选演变为世袭,产生了“门宦”制度,类似于门阀。西北地区的阶级矛盾也就逐渐被激化了。

在这种背景下,教民希望能够进行宗教改革,于是产生了新教门宦。新教门宦哲合林耶的创始人是甘肃安定人马明心。他曾经在麦加朝觐,长期在国外学习。1761年回国,开始传教。针对老宦门的弊端,他提出了自己的改革主张,如简化宗教仪式,否定世袭制,提倡“传贤”。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中国民族分布

马明心的主张符合了广大教民的利益,因而受到教民的欢迎。乾隆帝听闻后也说道:“近闻旧教念经须用羊只布匹,所费较多,而新教念经仅取仟钱五十六文,是以穷民愿归新教者较众。”当地1000多户撒拉族中有800多户改奉新教,使得新教的传播后来居上。

马明心的主张威胁到了旧派的利益,于是两派之间发生了严重的矛盾,以至于演变为了冲突,甚至出现了械斗现象,马明心也遭到了驱逐。1769年,双方都向官府告状,然而官府却偏袒了旧教,将马明心的大弟子贺麻路乎发配到了乌鲁木齐,并查封了3座清真寺。

随后,马明心的另外一位弟子苏四十三就成为了新教的领袖,继续和旧派进行了斗争。这种斗争越演越烈,最终演变为了民变。1780年,清水工打速古庄发生了一次教案,一位新教成员被打伤致死,当地的官员(循化同知洪彬)就判旧教赔偿半个命价。新教成员不服而抗议。当年十二月,新教成员开会,准备对旧教发动攻击,令“备器械,将尽杀老教,灭土司”。一场内乱即将爆发。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循化地形

1781年,苏四十三自称“回王”,带领一千教民攻打清水工河东庄,杀死当地的旧教领袖多人,旧教成员也赶紧聚众来报复,双方不断发生冲突。陕甘总督勒尔谨收到消息后,立即派遣兰州知府杨士玑,河州协副将新柱带领军队去处理。

为试探清军偏袒于哪个派别,苏四十三假扮为旧教成员到白庄迎接新柱,新柱到达后不知真假,立即表示要为老教做主,“尽洗新教”,此举让苏四十三对清军感到失望,于是决定发动反清起义。实际上,新柱不一定真的支持老教,他只是随机应变罢了,不过他的话明显缺乏理智,无法调和矛盾,反而激化了矛盾。

二,苏四十三起义

当天晚上,苏四十三就带领教民起义,围攻公馆,将新柱杀了。随后攻占了河州(临夏)。乾隆得知后,立即让阿桂、和绅调兵前往甘肃镇压,并采取了拉一派打一派的政策,让老派攻新派。而甘肃总督勒尔谨则设计捕获了马明心。

苏四十三得知后,立即北攻兰州以救马明心。此时兰州仅有800军队,情况非常危急。战斗开始,苏十三带领教民一次次向兰州城发动冲锋,甘肃布政使王廷赞将马明心押到城头,让他劝说义军撤退。但马明心不从,王廷赞见计不成,就心急败坏地杀了马明心。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兰州

不过义军攻城也没有取得进展,最终只能暂停。随后,各路清军汇集兰州,义军只能撤退到兰州西南的龙尾山、华林山。此二山北有黄河天险,南有洮河之阻,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山中有溪水,能够长期坚守。清军万人列于城东,观望而不敢出战。义军则利用游击战袭击清军,搞得清军疲于奔命。和珅到达兰州后,下令清军进攻,也遭到了失败。

四月二十一日,名将阿桂到达兰州,他先从各地抽调军队,申明纪律,统一指挥;将大营安置在城中,并让前线的清军向前推动;将参与过金川之战的五寨屯练和番兵1000名,阿拉善的骑兵700人调集兰州。阿桂的目的是想用擅长山地作战的川军一举攻破义军营地,然后用骑兵追剿。同时在华林山一带到处设置英卡,防止义军突围。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阿桂

闰五月,清军云集,多达2万。阿桂下令对华林山发动进攻,然而义军再次凭借华林山的险要地势击退了清军。阿桂见状,佯装败退,结果义军中计,回营休息。于是埋伏山下的清军趁机攻入华林山,毁掉了义军营地。随后,清军又攻占了水磨沟上游,切断了义军的水源。最终义军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到六月,天不时下雨,缺水问题得到了解决,义军战斗力得以恢复。阿桂见状,又下令清军开挖壕沟,修建木栅,建筑碉楼,调集大炮猛攻义军营地。六月十五,清军攻入义军营地,双方展开了肉搏战,战况十分激烈。义军损失惨重,但是依然坚守在华林寺。到七月初五,清军再次进攻,华林寺被毁,肉搏战再次上演,义军最终全军覆没。自此,苏十三起义遭到了失败。

此后,清朝禁止新教的传播,并在陕甘大举搜捕新教之人。当时乾隆法令“即从严多办,亦不为过”,要求对牵连之人进行严办,结果导致大量的无辜之人也遭到了牵连,“查治新教余党,吏胥肆骚”,使得回民处于一种恐慌的状态之中。乾隆的措施无法调和矛盾,反而让危机加重了。

三,田五、张文庆起义和清朝政策的调整

1784年,爆发田五、张文庆领导的回民起义。田五,又名富,为宁夏人,和张文庆、李可魁等都是马明心的弟子。苏四十三起义失败后,田五等人想给马明心报仇,所以就暗中联络信教成员密谋起义。

然而消息走漏,田五被迫提前在盐茶厅起义。四月十五,田五正式起兵,攻克西安州营土堡,获得了充足的弹药,随后进攻靖远县。陕甘总督李侍尧、甘肃提督刚塔紧急调集清军围剿。义军进攻靖远失败,又遭到清军的围剿,损失惨重,田五也中枪,自杀身亡。

李可魁带领残余的义军和清军周旋,队伍发展到了千余人。随后,李可魁摆脱清军的围追堵截,到通渭县和张文庆和马四娃部汇合,攻克了通渭城。随后,西安副都统明善带领1200清军前往镇压,义军将清军引入石峰堡,内外夹攻,将之全歼。接着,义军在占据要地和清军对峙。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福康安

见清军镇压不力,乾隆将李侍尧、刚塔革职拿问,以福康安和陕甘总督、海兰察为参赞大臣,阿桂为将军,哈当阿为甘肃提督,并调集蒙古骑兵、金川番兵、宁夏八旗兵和健锐营火器营京兵、陕甘绿营兵、撒拉老教土兵等共万余军队。

六月,福康安兵分两路对底店山发动进攻,义军难以抵抗,加上马文熹投敌,形势更急恶化。不久,义军被迫放弃底店山,坚守石峰堡。石峰堡地势险要,三面悬崖,易守难攻,“本在万山之中,而石峰堡又高踞峰顶,四面有山围绕”。义军又在此地修建了碉堡、土墙,开凿了壕沟。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石峰堡

六月十五,福康安带领清军到达石峰堡下。福康安认为强攻徒增伤亡,于是将石峰堡围困起来,设置20多个营地,开挖壕沟,切断水源。三十日,清军发动进攻,义军顽强抵抗,击退了清朝。随后,福康安又加强封锁,调来大炮轰击石峰堡。义军山穷水尽,只能选择突围。然而,消息再次走漏,义军突围中损失了1000人,张文庆也受伤,义军突围失败。第二天,清军发动进攻,俘虏了700多人。至此,田五、张文庆起义正式宣告失败。

田五、张文庆起义后,乾隆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反思。于是,他颁布了新的宗教政策,宣布“其余并未从逆之回人,皆系良民,不必复分归教、新教,概毋庸波及,以免株连”。这实际上是承认了新教的合法地位。在追查反叛者的问题上,乾隆也下令福康安和阿桂,不要再波及无辜,一定程度缩小了打击的范围。当然,清朝毕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新旧两派之间的矛盾,到清朝后期,陕甘再次出现了“回乱”,这是后话了。

乾隆平定回民起义:历史功过不好说,但是斗争的确刺激了历史进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