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哨所“相思树”

哨所“相思树”

哨所“相思树”

■梅世雄 沈利松

在祖国北疆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有一个边防哨所——三角山哨所。

这个哨所,发生过一个凄美而又悲壮的故事。

1981年,哨所里26岁的连长李相恩与25岁的漂亮姑娘郭凤荣喜结连理。面对戍边军人保家卫国的天职和聚少离多的现实,年轻的妻子从未抱怨,更是许下一生的承诺——

“你为祖国戍守边关,我为你照顾好家庭后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结婚仅仅3年多,妻子再也没能等到丈夫的归来。

年轻的妻子为寄托哀思,在哨所旁种下一棵樟子松。从此,这棵树就像一名痴情的女子,日夜伫立在山顶,呼唤着丈夫的归来。后来,官兵们把这棵树亲切地称为“相思树”。

哨所的战士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拨又一拨,而这棵樟子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望着……

成都的夜,绚丽璀璨,明艳动人。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28岁川妹子易思嘉任凭泪水划过脸颊。月色下,她更加思念远在祖国北疆的爱人,奢望着来自丈夫的一个拥抱。

3000公里外,三角山边防连夜色静谧,连长王禹博迟迟没有松开挂断的电话,他不敢相信妻子流产的事实,自责、懊悔、无助一股脑涌上心间。

那个夜晚,连长王禹博又走进连队荣誉室,来到那尊“李相恩烈士”铜像前。每当他感到沮丧、背负压力、工作受挫时,都会独自来到这里找老连长说说心里话。

这是来自连队第19任连长与第5任连长,跨越时空的对话。

“那年新兵入伍,凤荣预产期一天比一天接近,我接到上级命令,到教导队训练新兵,军令如山,回家团圆的计划又成泡影……”打开展柜里老连长泛黄的日记本,王禹博泪流满面。

听过哨所相思树故事的人,无不为此所感动,并感召着那些热爱兵哥哥的女孩子。

王禹博的爱情既简约又浪漫。那是一个穿越数千里之遥的爱情故事,从祖国西南的天府之国到内蒙古北疆边陲的三角山哨所,正所谓遥远的不是距离。

2019年初冬,易思嘉第一次来到三角山边防连时,正是冰封雪裹的时节,给她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冻透了”!

草原的寒冷,让这位川妹子有一种无处躲藏的感觉。

然而,王禹博与连队战友们的热情深深地打动了易思嘉的心,王禹博骨子里透出的边防军人威武气质,更是令她一见倾心。

爱情的火焰,彻底驱散了严冬的酷寒。

你守边防,我守家。2020年10月,易思嘉成为王禹博的新娘。在相思树下,二人携手献上蓝色的哈达,两条纯净的哈达在湛蓝的天空下迎风飘舞,宛若脚下蜿蜒流淌的哈拉哈河,涓涓长流。

婚后的王禹博与爱人易思嘉分隔两地,聚少离多,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

和老连长与老嫂子一样,他们二人也保持着鸿雁传书的习惯,写信可以寄托相思,他们就把彼此的思念,用文字倾诉在信件里。

“禹博,来信收悉,真高兴小巴特尔考上大学了,我会继续支持你做的一切……”在爱人易思嘉的支持下,王禹博连续三年资助的蒙古族贫困高中生巴特尔终圆大学梦。

信笺两端,是二人欣慰的笑脸。

有欢颜,更有苦涩。当易思嘉怀孕3个月的时候,去医院孕检发现,胎心不跳了。易思嘉强忍悲痛,她知道,千里外的爱人正在带领连队备战比武,一直等比武结束才敢把这个坏消息告诉王禹博。

那一刻,电话中,两人的泪水随电波交织在一起。

今年春节,易思嘉乘飞机来到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当她走出机舱,走下舷梯的那一刻,雪花像银蝶一样纷纷飞来。当她走出候机大厅,爱人王禹博早已手捧鲜花站在那里。

除夕夜,她陪着爱人站岗,他又给她讲起那说不完的边防故事……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4月15日“长征副刊”版)

解放军报微信发布

播音:朱勇

编辑:杜昱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