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崇祯二年,位于南阳的唐王府一片银装素裹,哀乐不断,哭声连连。原来唐王府正在举办一场葬礼,死去的人是唐王的继承人世子朱器墭,正值壮年的他突然死去,因此其父老唐王朱硕熿给自己的儿子举办了这场葬礼。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唐王世子去世,作为地方官的陈奇瑜自然前来吊唁,可是在这场葬礼上,陈奇瑜却发现不一样的地方。虽然整个葬礼办的规模很大,但是老唐王并不伤心,儿子没了,做父亲的一点反应没有这正常吗?而且老唐王反而面带喜色,并且在葬礼现场并没有见到世子的长子朱聿键,按理说作为儿子理应为父亲守灵为什么朱聿键不在?

陈奇瑜于是让手下人去暗中调查,自己要求去看世子遗容。对于这个要求老唐王不得不同意,可是陈奇瑜看到朱器墭死得不正常,他的心里产生了怀疑。

就在这个时候,朱硕熿突然表示世子早逝,唐王王位无人继承,因此自己想要立五儿子朱器塽为世子继承王位。

朱硕熿的要求马上见证陈奇瑜的怀疑,朱器墭死得不正常。马上表示世子不是正常死亡吧?世子有子,世子没了,按照大明规定自然由长孙继承,唐王如果此时更换继承人,势必引起朝廷怀疑,到时候什么后果唐王应该知道吧。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陈奇瑜的这番带有威胁的话把朱硕熿吓得不敢言语,只得放弃了更换继承人的念头,最后确定由长孙朱聿键继承王位。

朱器墭确实不是正常死亡的,他是在父亲的默许下被自己的兄弟毒死的,这位唐王世子一生命运悲惨,碰到了一个狠心的老爹和霸道的兄弟,最终惨死。

在一般人看来朱器墭可以说一出生就超越了很多人,出生在唐王家族,父亲是唐王,而且他是长子,在父亲没有嫡子的情况下,他就是第一继承人,未来的唐王。然而朱器墭之所以一生悲惨,就因为他是长子,如果他排行靠后,他的一生或许会幸福美满。

朱硕熿十分不喜欢朱器墭,原因就是不喜欢朱器墭的母亲,估计是因为其母亲出身低微,只是朱硕熿一时冲动才有的朱器墭,在这一点上朱硕熿父子关系和万历皇帝父子关系很像,就是不喜欢长子。不过因为朱器墭是庶长子,朱硕熿没有嫡子,按照规定无嫡立长,朱器墭被朝廷册封为唐王的第一王位继承人。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硕熿对这个决定很愤怒,他不想让自己不喜欢的儿子成为自己的继承人,可是他没有权力反对,于是他对朱器墭开始了冷暴力。本来朱硕熿年纪大了,按理说一些王府事务应该交给世子处理,可是朱硕熿却大权在握,一点也不给儿子锻炼的机会,也不让儿子培养威望,这样一来朱器墭作为世子成了无所事事的人,而且因为不被父亲喜爱,王府里的人也不尊重这位世子,认为他迟早会被废掉,没有功夫讨好他。

在世子备受冷落的时候,王府里另一个人成了炙手可热的潜在接班人,这个人就是朱硕熿的五儿子朱器塽。就像万历宠爱福王一样,这位朱器塽成为了王府里公认的下一任世子,朱硕熿对这个儿子十分宠爱,言听计从,有求必应。朱器塽之所以受宠,并不是他比朱器墭优秀,原因也和万历皇帝一样,他十分宠爱朱器塽的母亲。

这位妾室很有心计,她陪伴在年老的朱硕熿身边,成为朱硕熿不能缺少的人。妾室受宠了自然要为自己儿子争取最大利益,因此她开始了让儿子朱器塽成为世子的计划。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硕熿本来就不喜欢长子,受了小妾的枕头风后,更是看朱器墭不顺眼,甚至于就连自己当了爷爷都不高兴,对于长孙朱聿键也是不待见,因为这个孙子的出生就预示了唐王王位永远将由朱器墭一系继承,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可是唐王世子的身份是朝廷定的,是明太祖朱元璋定的,这个规矩谁都不敢更改,朱硕熿人虽然不聪明,但是不糊涂,他知道自己名正言顺的上书废世子肯定不行,可是直接杀了儿子,他也是不敢,毕竟这样一来会牵连自己。

最后朱硕熿只能让儿子“自然死亡”,他派人找来朱器墭随后下令将朱器墭抓起来关进了王府承奉司,在抓了儿子后,他又想起孙子,儿子死了,按照规定孙子直接越级继承,决不能让这个低贱的血脉污染自己高贵的血统,随后朱聿键也被关了承奉司。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硕熿下令严加看管,不许人送饭给世子父子,他想用这种方法饿死儿子孙子,这样一来就能瞒过朝廷了。

朱器墭父子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朱器墭虽然无权,但是他人缘好,没有得罪任何人,而且他的遭遇太凄惨了,身为世子居然要被自己父亲饿死,因此激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唐王府有个叫做张书堂的小官,他十分可怜世子,因此他利用职务之便,时常偷偷带一些食物骗过守卫送给世子。就靠着这些食物,朱器墭父子才没有饿死。

朱器墭父子就这样饱一顿饿一顿地在富丽堂皇的唐王府里过着囚徒生活。

朱硕熿本想饿死儿子孙子,可是时间长了怎么也等不来儿子死亡的消息,这让朱硕熿产生了恐惧,自己严加看管不给饮食为什么他们还没死,难道他们有上天帮助吗?迷信昏庸的朱硕熿开始害怕了,他不敢下狠手了,于是恢复了朱器墭父子的饮食,但是他没有放他们出来的意思,还继续关押他们,他到要看看朱器墭会不会死。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要说朱器墭身体是真好,过上囚徒的生活丝毫没有打击他的身体,他顽强的活着,这一活就是十六年,他的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反而是朱硕熿身体不行了。

如果假以时日,朱硕熿病死了,那么朱器墭作为世子是理所当然的唐王,那一天如果到来,对朱器墭来说真的是苦尽甘来。

朱器墭此刻要做的只有等待,可是别却等不了了。老五朱器塽一心想要当这个世子,本来想兵不血刃,通过老爹的手将大哥弄死,自己一劳永逸坐上王位,没想到等来等去却等来大哥越来越精神,找这种劲头下去,大哥不死自己都得死了。

自己无法再等待了,既然大哥不死,那么自己就让大哥死。

就在朱器墭要重见光明的时候,朱器塽找到自己的弟弟朱器埈偷偷地在食物中下了毒,就这样朱器墭被毒死了。朱器墭没想到就这样死了,他还不如朱常洛,毕竟朱常洛还是当了皇帝一个月才死的,朱器墭吃了一辈子苦,居然就这样死了。

当朱硕熿得知儿子死了,他看到儿子的死状的时候是既惊喜又恐惧。惊喜是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恐惧的是世子不明不白死了,朝廷一旦追究拿自己也逃脱不了关系,于是朱硕熿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这个儿子死了就死了,不能再搭进去爱子,他还要利用这个机会让朱器塽成为新的世子。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硕熿对外表示世子朱器墭因病去世,然后在唐王府大办丧事。唐王府办丧事,自然南阳的大小官吏都要来吊唁。此时刚到南阳的河南右参政陈奇瑜也来了。

不过陈奇瑜到了王府就发现唐王府不对劲,而且唐王朱硕熿没有丝毫悲伤,反而不断说着要立新世子的事,最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在看了朱器墭的遗容后,他坚定了唐世子死的不明不白。于是他怒斥朱硕熿,表示世子死因不明,而且世子本来有子,按规定长孙理应继位,如果唐王要舍弃孙子立其他儿子,恐怕朝廷要来调查,最后结果如何唐王应该明白。

在陈奇瑜的警告下,朱硕熿终于害怕了,他思前想后,为了自己能够善终,最终放弃了爱子,上奏朝廷将长孙朱聿键立为世孙。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几年后朱硕熿死了,朱聿键成为新一任唐王。长年的监狱生活使他养成了嫉恶如仇的性格,他对父亲的死亡始终耿耿于怀,因此在爷爷死后她就决定要报仇,要让父亲沉冤得雪。

崇祯九年七月,朱聿键选定了良辰吉日开始动手,他派人找来自己的叔叔已经被封为福山王的朱器塽和安阳王朱器埈。

当看到这两个杀父仇人到来的时候,朱聿键大怒马上责问他们当初是怎么毒死自己父亲的?

对于毒害唐王(朱器墭这个时候已经追封为唐王)的行为,傻子也不会承认,他们当即否认,表示大哥当年就是病死的,和自己毫无关系。

他们越是不承认,朱聿键越是愤怒,于是朱聿键一声令下招来王府的卫士将两位叔叔拿下然后打。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聿键并不是随便打,他是抱着打死的念头打的,故此很快朱器塽被当场打死,至于朱器埈身体抗揍,没被打死,但是成了残废,朱聿键就这样给自己的父亲报了仇,在他看来手刃仇人,朱器墭终于可以安息了。

朱器塽朱器埈毒死大哥确实罪大恶极,但是朱聿键当场打死位面太过分了,这样一来朝廷的法度何在,藩王有仇就动用权力,这样下去皇帝如何治理宗室。

崇祯帝对于朱聿键的行为很生气,他本想马上处罚朱聿键,可是此时北方边患告急,崇祯帝顾不上朱聿键了,因此朱聿键逃过了一劫。

不过朱聿键此后就成了崇祯帝的眼中钉,不久之后朱聿键就因为组织军队勤王被崇祯帝废为庶人,再次关进监狱。

明朝灭亡后,朱聿键逃到南方流亡,弘光政权覆灭后,他在福建被拥立为皇帝,年号隆武,他就是南明有心中兴无力回天的隆武帝。

“小国本之争”——始终不被疼爱的唐王世子朱器墭

朱聿键称帝后按照惯例追封自己的祖宗为皇帝,因此朱器墭被追封为皇帝,谥号为“宣皇帝”,朱器墭于是从一个唐王世子一下子迈入了皇帝行列,再也不是父亲不疼,弟弟不爱的倒霉世子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