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中国黑社会组织与外国影视作品中那些传承百年的黑道家族截然不同,中国黑社会组织的平均“寿命”大约为7年,看起来中国的黑社会弱爆了,那为什么中国没有形成像墨西哥毒枭、意大利黑手党那样强大的黑社会组织呢?

中国大约每隔十年,会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严打,而每一次严打基本上都是因为出现了一波全国范围内的犯罪高峰。

1950年,中国正处于两种社会制度的更替时期,国民党溃败大逃亡留下200多万特务和反动人员,于是各种土匪、恶霸、娼妓、烟毒贩子猖獗,仅1950年全国各地就有近4万名干部和群众被杀害,当年全国发生各种刑事案件51万起。

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这次全国严打持续两年,光被判处死刑的反革命分子就有71万人,效果显著,1952年全国立案数量下降到24.3万起。

此次行动还处决了一大批毒贩,基本禁绝了危害中华百年的烟毒灾害,全国各地还查封了大大小小的妓院,劳动教养了一批娼妓,彻底结束了旧中国长期存在的娼妓制度。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改造娼妓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黑社会组织在中国基本绝迹,直到80年代初,震动全国的内蒙古“六一六”案件,犯罪分子在一天内就残忍杀害了27人,其中包括75岁的老人,2岁的幼儿。唐山的黑社会”菜刀队“在当地手持菜刀抢劫财物,公然拦截领导人去北戴河的车队。

1983年,邓小平亲自部署了严打方针和步骤,这次严打历时3年零5个月,全国共查获各种犯罪团伙19.7万个,逮捕177.2万人,判刑174.7万人,劳动教养32.1万人。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到了90年代初,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处于转型期,在外部文化的冲击下,部分地区的治安状况又开始恶化。当时刑事案件的发案率是80年代前期的8倍,仅1995年公安机关就立案超过150万起,涉枪犯罪、毒品犯罪和黑社会团伙犯罪引发的大案频出。

1996年2月,副国级干部第八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在家中遇害,凶手正是负责李沛瑶安全的武警战士张金龙,这件大案,直接促成了全国范围内的第二次严打。

这次严打历时8个月,全国仅犯罪团伙就被打掉了9万多个,抓获团伙成员42万余名,其中就包括了多次持枪抢劫百万巨款、引发群众恐慌的鹿宪洲,杀害多名解放军战士和公安干警抢劫枪械的白宝山。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白宝山

时间来到21世纪初期,国内一些城市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大量外来人口增加治安状况再次恶化,2000年的黑恶势力犯罪比前一年增加了6倍。

而促成第三次严打的导火索,是石家庄3.16特大爆炸案,犯罪分子在跟自己有仇的住户楼里安装炸药,直接造成108人死亡。

2001年开始的第三次严打持续到2002年底,共破获刑事犯罪案件508.7万件,制造石家庄3.16爆炸案的靳如超,案发一个月后就被抓获并枪决,而《征服》中刘华强的原型,黑社会头目张宝林,也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枪决。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张宝林

2018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再次拉开帷幕,三年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7万名,成果是前10年总和的1.3倍。

每一次全国范围内的严打过后,黑恶势力又会死灰复燃,但当它再次生长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国家就再次出手予以打击消灭。

所以在我国每十年一次的扫黑周期下,很少有黑社会组织的寿命能够超过10年。

翻看中国近代百年黑帮史,上世纪30年代,西方列强开始入侵,大批农民和工商业者破产,于是很多人选择加入帮会。腐败的国民党政府统治加上各种外国势力盘踞在租界,让黑帮大佬黄金荣和杜月笙叱咤风云,甚至常凯申常校长自己都有帮派背景。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杜月笙

70年代,大量内地人偷渡到香港,由于他们的黑户身份导致被迫沦落黑道。当时的港英政府极其黑暗,香港黑社会繁荣,他们参与毒品、赌博、色情等行业,甚至控制着明星强迫他们拍戏。

到了90年代,国企改制让大批工人下岗,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整日无事可做,当时重工业基地的东北地区最为明显。东北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开始发展,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乔四,东北地区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头目。甚至1991年乔四被执行死刑后,东北黑社会依然转为庞大的地下势力,覆盖了整个东北与内蒙。

中国黑社会组织的时间寿命

乔四

黑社会的发展和繁荣背后,有着同样的社会规律:出现大批失业人口,以及公共权力的控制力减弱。

相比于色情业完全合法的荷兰、承认黑帮合法性的日本,以及那些赌博合法、黑帮操纵法官捆绑政客的国家,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对黄、赌、毒、走私和军火买卖的坚决说不的国家。

当然,我们还有“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人民群众是一些黑恶势力长期压迫、欺负的群体,但也同样是让这些犯罪分子最终伏法的关键,比如让坏人闻风丧胆的“朝阳群众”。

今天的中国黑社会组织正呈现出一个显著的变化:被黑社会组织侵蚀的“保护伞“更加隐蔽、传统的黑帮业务正在逐渐洗白、而黑恶分子正在掌控资本或者直接成为资本家!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群众是永远强大的力量,虽然扫黑的道路任重道远,但要坚信邪不压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