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1920年8月,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陈独秀任书记;同年10月,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李大钊任书记。

“南陈北李”的局面出现以后,各地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就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1920年秋到1921年春,在武汉、长沙、广州等地也纷纷开始建立起来了早期组织。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刘仁静

根据列宁国和共产国际的指示,荷兰共产党员马林来到了中国,同时他也是共产党国际驻中国代表,专门负责远东各国的工作。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马林

1921年6月3日,马林到达了上海,由于组织工作的保密性,他化名为安德莱森,并且对外宣称是一名记者。

在相关负责人的带领下,马林很快就和当时在上海主持党组织工作的李达、李汉俊等人见面。

了解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各地组织建立情况后,马林就积极地建议尽快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成立中国共产党。

成立共产党

在商讨了初步的工作计划后,李达便开始着手通知北京、长沙等地的共产党组织,请他们派两名代表前来参加会议。

由于路途遥远,而且交通设施不便,需要一定的经费,而上海的早期组织还没有自己的经费,所以马林来的时候还从共产国际带过来一笔经费。

所以李达就给每位代表汇了100元作为路费,以此希望帮助各位代表顺利参会。

很快,北京组织很快就收到了李达的邀请函。

作为北京组织的书记,李大钊可谓是参会的第一人选。

但是当时李大钊不仅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主任,同时他还兼任北京国立大专院校教职员工代表联席会议主席的职务。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右二 为刘仁静

这个组织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维护北京高校教职工权益,当年北洋政府财务陷入困难,拖欠了北京八所高校教职工的工资,李大钊作为主要的负责人,一直在忙于讨要工资。

既然李大钊去不了,他便想着让自己的学生过去代表自己参会。

北京区域代表花落谁家

李大钊首先想到的就是张国焘,他当时是北京学联的主席,也是著名的五四运动的风云人物。

张国焘长于做实际工作,在李大钊的指导下,他和邓中夏、许德珩等人发起国民杂志社学生团,组织出版《国民杂志社》月刊,并被推选担任发行工作,在学生中的威望很高。

第一人选有了,那么第二人是谁呢?

按照当时的资历,应该是共产主义小组的二师兄邓中夏参会,可不巧的是邓中夏说:“老师我这边走不开啊,要去南京参加少年中国学会呢。”

就这样,邓中夏与中共一大失之交臂。

那二师兄没时间,就应该轮到了三师兄罗章龙。

可意外的是,罗章龙当时联系到了一个厂子,正在和工人展开座谈会,商量罢工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开。

李大钊没有气馁,一连往下找了好几个学生,直到目光落到了19岁的刘仁静身上。

刘仁静是什么来头?

1918年7月,年纪16岁的刘仁静中学毕业,考到了北京大学物理系,本来想着以后做一个物理老师,后来受到了新思潮的影响,转到了哲学系、英文系,和张国焘、邓中夏称为“北大三杰”。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刘仁静画像

可以说,刘仁静也是相当优秀,但毕竟中共代表名额有限,如果单纯论资排辈的话肯定不会轮到刘仁静去参会的。

可是历史的浪潮就是这么有趣,在机缘巧合之下,刘仁静成为了中共一大最小的与会代表。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刘仁静为年纪最小的一大代表

刘仁静耐人寻味的人生经历

1922年,刘仁静被推选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和陈独秀一起远赴莫斯科出席了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

在会议上,刘仁静积极发言,阐述了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见解,得到了大会主席托洛茨基的认可,会后托洛茨基还单独和刘仁静见面、会谈。

这一下,可让年纪不大的刘仁静感动不已,他已然将托洛茨基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偶像。

1926年,刘仁静第二次赴莫斯科国际党校列宁学院进行学习,当时苏联内部爆发了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斗争。

1927年11月,苏共中央开除了托洛茨基的党籍,这让刘仁静颇为震惊,并对托洛茨基的遭遇深感同情。

1929年6月,刘仁静学习结束后,理应回国向党组织汇报工作,可是他却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擅作主张买了张假护照跑到土耳其拜见托洛茨基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托洛茨基

在此后的日子里,刘仁静与托洛茨基进行了深刻交流,刘仁静也对他的托氏理论深感信服,表示回中国后会争取更多支持者,建立中国的托派组织。

刘仁静回国以后,《红旗日报》刊发了文章《给刘仁静的一封公开信》,要求刘仁静三天内交待寻访托洛茨基的动机和经过,但他仍然执迷不悟,坚持托派思想,最终被开除党籍

被开除党籍后,刘仁静仍然积极地在各个托派组织中穿梭,而他却往往以“托洛茨基代表”自居,受到了很多人的反感。

也正因为此,他在托派组织中相对孤立,以至于后来被托派组织赶了出来。

后来,刘仁静后来投靠国民党,担任过特务训练机构的俄语教员,在反动杂志上担任过主笔,在政治研究室当过研究员,此时的他完全失去了革命信念,成为一个为了生活放弃理想、唯唯诺诺的小人物。

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代表为何不是李大钊而是刘仁静,原因耐人寻味

刘仁静夫妇

1987年8月5日,刘仁静像往常一样凌晨五点出去锻炼,准备去马路对面的北京师范大学操场舞剑。

清晨的行人很少,公共汽车的行驶速度很快,在刘仁静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22路汽车撞倒。

刘仁静顿时颅骨碎裂,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六二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享年八十五岁。

自此,中共一大代表最后一名代表也离开了人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