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1945年12月,年过半百的徐悲鸿登报发表声明:

“悲鸿与蒋碧微女士因意志不合,断绝同居关系已历八年……破镜已难重圆,此后悲鸿一切与蒋女士毫不相涉……”

这一声明,纯粹是为他与小自己28岁的廖静文的结合做准备。

声明一发,有庆贺的,自然也有气愤的。但令徐悲鸿未曾想到的是,他收到的第一份“贺礼”,竟是女儿徐静斐的斥责:

“爸爸,你大可不必每找个女人,就登报与妈妈脱离一次关系,这是伤害!”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当徐悲鸿听到女儿的这番质问,连手都是颤抖的。看到女儿天真的指责,他沉默了很久,连那天本来要作的画也无心再管了。

其实,女儿徐静斐当时才十几岁,对很多事情都还不够了解,她只是觉得,父母离婚便罢了,但父亲三番两次登报发声明,实在是对母亲太过残忍。

不久之后,她就慢慢理解父亲的苦衷,甚至和她的继母廖静文成为好朋友。而她的亲母蒋碧薇,则会因为她自己的不检点,而渐渐失去女儿的爱戴。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时间回到一年前,1944年,徐悲鸿因病住院。廖静文陪在他身边照顾,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突然,病房里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女儿徐静斐。

看到女儿到来的徐悲鸿满心欢喜,眉眼都舒展开来,微笑着招手让女儿过来。

徐静斐却有些拘谨,因为她有好一段时间没看到爸爸了,又看到了站在一旁娴静淑雅的廖静文。面前的女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身份上却是自己的继母,徐静斐觉得怪怪的,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走到徐悲鸿面前,爸爸伸手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眼眶有些湿润,病了的父亲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好多,额头的皱纹都加深了。

但她想起母亲的叮嘱,和母亲近日来的坏脾气,徐静斐犹豫了半晌,还是鼓着勇气开口:“爸爸,你的图章可不可以给我?”

图章是可以直接拿来领工资的,要图章意欲为何,徐悲鸿一下子就懂了。

其实他这已经是第二次登报与蒋碧薇脱离关系了,第一次登报是因为孙多慈,当时他已经与蒋碧薇感情破裂,急切想与温柔懂事的孙多慈结为夫妻,但孙多慈迫于家庭的压力,最终选择了离去,独留痛苦孤寂的徐悲鸿一人。

而这一次,徐悲鸿决意要让廖静文能名正言顺地与自己在一起,于是再次登报,并且在12月和蒋碧薇正式离婚。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在这之前,徐悲鸿的工资还是一直由前妻蒋碧薇代为领取的。因为他们商量好,徐悲鸿会继续负担子女的费用。直到最近,徐悲鸿急需用钱,才请人把图章拿了回来。

说完那句话,徐静斐就有些尴尬地望着父亲,等着父亲的回应。

看着女儿稚嫩的脸庞,徐悲鸿轻轻地说:“你把图章带走了,我拿什么生活呢?”

徐静斐想了想,道:“妈妈说你还可以卖画。”

徐悲鸿叹了口气:“爸爸生了病,现在不能作画。”

自己和廖静文刚刚结婚,如今又因病住院,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这才将图章从蒋碧薇那里要回来。况且他现在还有更大的计划,他想要尽力买回一些流落在外的中国名画,阻止国宝流落他乡。

最近,他刚刚花了20来万现金和自己的数十幅画作,换回了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呢?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女儿,徐悲鸿心里一阵心疼,他知道女儿来要这些都是蒋碧薇的意思,但他实在无法把图章交出,又不想令女儿失望,于是问道:“你一个孩子,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告诉爸爸,你每个月需要多少生活费?”

徐静斐照实说了,徐悲鸿道:“那我以后每月给你双倍,好不好?”

一听到爸爸这么说,徐静斐立马高兴了,她小脸红扑扑的,开心地回了家,却在临近家门的时候,突然忐忑起来:“没要到图章,妈妈会不会骂我?”

果不其然,刚一进门,母亲就问她:“图章呢?”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没拿到……”徐静斐低下了头,继而又小心翼翼地说:“爸爸说,以后的生活费他会给我双倍。”

“那才多少钱!”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冷了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女儿一眼:“你怎么这么没用!”

徐静斐委屈地快哭出来了,却还是倔强地顶了一句:“爸爸都病了,你也不关心他,只惦记着钱!”

廖静文脸色难看,她没想到连女儿都这么看待自己,胸口都是一痛。徐静斐的话一说出口,也后悔了,她知道妈妈过得也不幸福,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毕竟此时的她,也才是个15岁的小姑娘。

这天,母女俩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争吵,最后徐静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直接来到了医院投奔爸爸徐悲鸿。

看到女儿的到来,徐悲鸿惊喜之余又是担忧,他没想到自己提出双倍生活费的解决办法竟直接把女儿也“拐”过来了,他无奈之余又哭笑不得。

而一旁的廖静文则显得十分理智。她问徐静斐:“你是跟妈妈生了气,一气之下来的。但是你爸爸生病需要照顾,你真的想好了,要来照顾你爸爸吗?”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经廖静文这一问,徐静斐才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她确实有些没准备好,纯粹是一怒之下,不想和妈妈再带到一起了。

这些年来,妈妈一直性情反复,太过于情绪化了,这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小女孩来说太过可怕,她不知道哪句话会触碰逆鳞,总是担惊受怕,以至于胆子很小。

但她继承了爸爸的倔强,此时见眼前的“后妈”不过才比自己大几岁,行动间却十分懂事成熟,将爸爸照顾地那样好,细心又体贴,徐静斐的好胜心一下子上来了,她说:“我想好了,我就要留在这里,帮你一起照顾爸爸。”

于是,徐静斐就在医院里和徐悲鸿与廖静文一起生活。她学着廖静文给爸爸削水果,帮忙喊叫护士,给爸爸准备生活用品……

每到饭点,她就跟着廖静文一起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后就在食堂再点一份给爸爸送去。

这一番相处,让徐静斐印象深刻。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她不知道,当自己的母亲在宽敞的房子里喝着咖啡,受着仆人伺候,拿着爸爸的钱过着上流生活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卧病在床的日子里,却还省吃俭用,只能吃食堂的饭,连新婚妻子廖静文也是十分节俭。

徐静斐还发现,廖静文是个很难让人生出讨厌之心的女子,她性格温柔,默默奉献,将父亲照顾得十分之好,连自己这个亲生女儿都自愧不如。

廖静文对徐悲鸿既崇敬又爱慕,这一点连小小的徐静斐都看出来了,她的态度不知不觉地转变了,心中一端是母亲,一端是父亲的天平,也慢慢向后方倾斜。

她和廖静文成为了朋友。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回到家后,她闭口不谈和父亲在医院的这段时日,当母亲蒋碧薇问起时,徐静斐也不愿开口。因为她内心有些对母亲的愧疚,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和后母交好,是不是算背叛了母亲?

可是看着母亲每日喝着牛奶,想起病房里的父亲和后母,她又莫名升起一股不平:“妈妈,你让父亲拿出40幅古画,100幅画作和100万现金,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蒋碧薇震惊地看着女儿:她竟越发不尊敬自己了。是不是廖静文那个“贱人”联合着徐悲鸿跟她说了些什么,让她竟然连自己这个亲妈都不亲了。

徐静斐接着说:“你明知道爸爸现在病着,经济也不宽裕。况且100幅画作,那得多少日夜才能作出来呀!爸爸是艺术家,不是工厂的工人!而且你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钱,你纯粹就是在为难爸爸!”

“你怎么能这么说!”蒋碧薇拍案而起:“是不是你爸爸教你的?”

“没有人教我,”徐静斐憋红了小脸,倔强地说:“我自己有眼睛,我会看。爸爸为了追回国宝画作,宁愿自己受苦受穷,而你只惦记着你那点资本家生活,而且永不满足!”她赌气回了房间,但一进门却又忍不住,趴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

徐静斐知道自己这么说过分了,她不该顶撞妈妈,妈妈也有她的苦衷,她不过是在这段婚姻中寻些存在感罢了。但她又实在忍不住。她想不通,父亲母亲曾经那么要好,为什么如今却变成这个模样,母亲让人见了害怕,父亲身边有了别的人。她现在有的,只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徐悲鸿为蒋碧微作的画)

母亲蒋碧薇与父亲徐悲鸿的缘分,还得从1914年说起。

那时,刚从江苏老家来到上海的徐悲鸿,乍一眼看到如此繁华,惊呆了眼,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会迎来怎样的曙光。

初到上海的徐悲鸿人生地不熟,在这期间,蒋兆兰和程伯威给他提供了很多帮助。这俩人一个是蒋碧薇的伯父,一个是蒋碧薇的姐夫。

因着这层关系,徐悲鸿常常被邀请到蒋家公馆去做客。

就是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蒋碧微。

那年徐悲鸿十九岁,蒋碧薇十六岁。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刚见到蒋碧薇,他就被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吸引住了。蒋碧薇父亲蒋梅笙是知名学府复旦大学的老师,对女儿很是疼惜,还送她到国外学习过音乐。

蒋家可谓是书香门第,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出来的蒋碧薇,虽然不是姿容绝世,但样貌也是十分清秀,举手投足带着一些书香气,很是动人。

而蒋碧薇也不由得对面前这个模样英俊,又一身才华的男子产生了好奇。在数次谋面之后,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但这一切却都是瞒着蒋碧薇的父母进行的。

其实徐悲鸿并非未婚之身,他在老家的时候就曾经在父母之命下娶过一个女子,还生了一个孩子,但他对这个所谓的妻子并没有感情,儿子最后也夭折了。夫妻之间名存实亡。一心追求自由的徐悲鸿终于还是寻着机会来到了上海。

这在那个年代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多少文人都曾如此,连鲁迅先生也曾有朱安这个让他不想提及的原配夫人存在。

蒋碧薇也从心底里心疼这个男人,她仰慕他的才华,又心疼他的无奈,但徐悲鸿毕竟是个文人,文人最容易在爱情上冲动,而对如何经营持家、维持夫妻感情,却常常总是欠缺那一根筋。

彼时徐悲鸿决定要到国外去求学,他觉得自己必须到西方寻求画技的提升。在这之前,他托好友递信给蒋碧薇,问她愿不愿意与自己同去。

蒋碧薇思考再三,连夜收拾包袱,竟是准备与徐悲鸿私奔了。

原本准备去法国,可当时正是一战期间,局势混乱,两人只得先到了日本。耐于经费有限,不过半年便撑不住了。蒋碧薇只得给家里写信,请求父母的谅解。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女儿毕竟是心头肉,犯了再大的错,父母也舍不得责罚。最终,蒋家同意了这门婚事,蒋碧薇与徐悲鸿正式结婚了。

婚后,徐悲鸿请自己的老师康有为帮忙,争取到了公费留学的名额,在出国之前,他还凭借着自己的作画能力担任了北大画法研究会的导师,50元一个月的工资足够他们过上有滋有味的小日子了。

初时的爱情总是甜蜜的,人人都说他们郎才女貌,很是般配。但好景不长,随着徐悲鸿名气日渐提升,他艺术家的一面越来越显露出来,对于画作的痴迷也越来越深,常常整日整夜研究画技,渐渐忽略了身边妻子的感受。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蒋碧薇感到越来越不满。她不甘自己受到冷落,也气丈夫的疏忽。他们性格上的矛盾越来越多,婚姻问题开始出现,越来越严重。

蒋碧薇喜欢在家里办沙龙,搞搞茶会,大家一起聊聊天打打牌,从小被捧着长大的她生活多少有些娇奢,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却不知道,自己潜意识里是在用这些掩盖内心的空洞与无望。

她渴望丈夫的注视,却在徐悲鸿的冷淡中日渐憔悴。

她和徐悲鸿越走越远。

有一次,在外的她突然收到徐悲鸿的书信:“薇,你快回来吧!我怕我马上会爱上别人!”

蒋碧薇心中颤动不已,她知道这是丈夫发自内心的求救,也是自己婚姻出现裂痕的证明。但此时,一切还来得及吗?

1929年11月,徐悲鸿与蒋碧薇的女儿徐静斐出生,在她出生的第二年,就传出了徐悲鸿和孙多慈的桃色新闻。

徐悲鸿时任南京中央美术大学的美术系主任,而孙多慈此时还名为孙韵君,她此时到学校美术系旁听,17岁的年纪,花容月貌,一身才气,而她对徐悲鸿,则有太多的崇敬。

那毕竟是一代大师,身上自带文人风采,又风流俊逸,任谁看了不会心动?

徐悲鸿与孙多慈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这还要有一部分归功于蒋碧薇。《蒋碧微回忆录》里面这么说:

“轰动一时的花边新闻便不胫而走,许多小报绘声绘影,譬如当时的南京《朝报》,就不知道登了多少有关这桩三角恋爱的故事。”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蒋碧薇是个个性很强的女人,她不是能忍气同声的主儿,知道丈夫的私情后,她直接就闹到学校,捅出了这场师生恋,让徐悲鸿和孙韵君颜面扫地。

后来徐悲鸿为孙韵君改名为孙多慈,或许就是受了这些事的影响。

最终,迫于家庭的压力和对这段禁忌恋情茫茫前路的未知,孙多慈还是选择退出了。

但徐悲鸿和蒋碧薇之间的裂痕,已经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后来,当廖静文出现的时候,一切似乎显得顺理成章。

徐悲鸿的女儿徐静斐是这么形容这位后妈的:

“……我发现父亲的身边总跟着一位秀丽端庄的姑娘,经打听得知这位姑娘是学院里的图书管理员,名叫廖静文。廖静文十分含蓄,非常文静,每日把许多时间都花在练书法、看文学书籍上。凭直觉,我觉得和廖静文之间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和自己的亲母蒋碧薇不同的是,廖静文身上多了更多的才气,性子也更软,更温柔,和脾气差、生活奢侈的母亲完全两个模样。

虽然蒋碧薇生于书香门第,个子高挑,对文学还颇有天赋,但并不是个爱学习的人。当时在陪同丈夫法国留学的过程中,7年时间,善于交际的蒋碧薇只是在结识不同的人,享受在巴黎的浪漫时光,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精进自己学识和技能的意思,和苦学的徐悲鸿形成很大的反差。

蒋碧薇喜欢被人夸赞,也沉浸于夸赞中沾沾自喜,当她日渐不复年轻,自身的能力已经不足以让她成为众星捧月的所在之后,徐悲鸿夫人的身份则又将她高高托起,她不愿自拔。

与之相反,廖静文对于这个大了自己28岁的老师兼丈夫徐悲鸿,则是深深敬仰的姿态。她甘愿当一个匍匐在地的朝拜者,仰望着他。

彼时被蒋碧薇的强势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徐悲鸿,太需要廖静文这样听话又温柔的女子来抚慰心灵的创伤了。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他们之间的婚姻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所幸,最终廖静文没有像孙多慈一样离开,她顶着压力留了下来,甘愿于清贫之中与他相濡以沫。

而蒋碧薇也投身了张道藩的怀抱,做了他的情妇。这段婚姻的惨淡,并非一人之过。

在法国留学期间,张道藩就不顾蒋碧薇已为人妇的身份,曾追求过她。但蒋碧薇当时心思都在徐悲鸿身上,且碍于身份,并无回应。当蒋碧薇被丈夫冷落,而已经娶妻的张道藩又来嘘寒问暖之时,出于一种报复心理,蒋碧薇这次答应了张道藩。

女儿徐静斐有一次夜里,见窗外电闪雷鸣,心生害怕,来到妈妈房里想与妈妈一起睡,蒋碧薇却道:“我有事忙。”关上了房门。

直至后来徐静斐才知道,妈妈所说的“有事”,就是给张道藩写情书。

曾经年幼的她觉得母亲可怜,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除了看到母亲久经压抑而越发自我的心态,更看到了父亲在这段关系中的无奈,甚至继母廖静文对父亲的帮助。

在徐静菲看来,张道藩人品并非多好,母亲又执意做他那见不得光的情妇,这实在让自己无法接受。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而且母亲对父亲提出的100幅画和100万的补偿,也让自己觉得很是心疼。母亲总是让自己到夫妻面前帮她索要东西,更是让年幼的自己十分难堪。一个是亲生父亲,一个是亲生母亲,这叫自己如何是好?

而据廖静文回忆说,徐悲鸿正是因为这100幅画,积劳成疾,才年纪轻轻就逝世的。

因为张道藩的关系,徐静斐最后与母亲分离。母女俩的缘分越来越淡。

早在1948年夏,徐静斐考取金陵女子大学医学预科班的时候,母亲就偷偷找人改了她的专业,不让她做医生,而让她去学外文。

徐静斐气愤之余又无可奈何,只好读了外文。但后来,随着内战进程越发激烈,淮海战役打响,国军一路败退,而母亲选择以情人的身份和张道藩一起避到台湾。

这直接导致了女儿徐静斐和她的决裂。

后来徐静斐去参加了革命,还参加了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为新中国革命的胜利贡献出一份力量。

后来,她与战友黎洪模结婚,两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组建了家庭。

父亲徐悲鸿对这个大女儿一直很是关注,他最挂心的一件事就是女儿今后的发展。他提醒女儿要有个一技之长,为国做贡献,不枉来此一生。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在父亲的影响下,徐静斐醒悟,刻苦学习,后来成为农学大家,她主持的水稻科研项目,获农牧渔业部技术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切切实实为国家做了突出贡献。

徐悲鸿走后,蒋碧薇将父亲所给的100幅画据为己有,而廖静文则将徐悲鸿留下的所有画作和藏品都捐给了国家,价值上亿。

而女儿徐静斐,也继承父亲遗志,将母亲留给她的房产无偿捐给国家。并拿出自己辛苦积攒的50万元,成立了安徽省徐悲鸿教育基金会,以激励后人。

徐悲鸿长女:父亲出轨后,母亲派她去勒索父亲百幅画作、百万现金

晚年的徐静斐,将全部精力都留在了模仿父亲的画作上。

父亲是一代宗师,父母是因画结缘,她是在以这种方式怀念自己的父母。徐静斐活了90岁,于2019年冬去世。走之前,她已经用心血临摹出了父亲数千幅画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