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1959年6月25日,毛主席重新踏上阔别32年的故乡——韶山冲。按理说,湖南是在1949年8月4日和平解放的,新中国是在10月1日成立的,应该是有时间回老家看看的。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但毛主席日理万机,手头上的事千头万绪,就是空不出时间,直到1959年。

韶山冲的乡亲们欢天喜地,像是过年一样,热热闹闹地迎接毛主席。文家的表亲们,渴望着毛主席能到自己家做客,哪怕就坐一下、喝一口水。

但由于行程被工作人员排满了,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为了不让亲戚们失望,感到抱歉的毛主席,主动在灰砖坪,要求随行的摄影师,给自己和外婆家的亲戚们合影一张。

文家亲戚们,高高兴兴地围在毛主席旁边,咧着嘴和毛主席进行难得的合影留念。但是有一个“同龄人”的缺失,让此次合影变得不那么圆满。

缺失的这个“同龄人”,是毛主席的表兄文运昌;他不来,准确地说是不愿来,是大家意料之中却情理之外的事情。文家亲戚肯定发现文运昌的不见,毛主席应该也是察觉到的,但大家对他都是只字不提,也没人说要去请他来照个“全家福”。

这是为什么呢?这其中有着怎样的矛盾呢?

文运昌是毛主席的表兄,更是毛主席青少年时间关系最好的朋友,还曾在毛主席危险的革命生涯中,主动献身,挽救主席于危难之中,救了主席一命。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可是在新中国成立的10年后,毛泽东贵为国家主席,回到家乡韶山冲探亲,文运昌却不与毛主席见面,更不与毛主席合影,大家都闭口不谈此事。

这是毛主席做了“对不起”文运昌的事吗?某种意义上说,的确是“对不起”了。

文家是毛泽东的母亲家。毛泽东的母亲一般被人称为文七妹,这个名字是因为她在同辈同族姐妹中排行第七得来的,若是要写到户口本、入籍,应是文素勤、文其美。

对母亲文七妹,毛泽东是格外尊敬的,当属所有亲人中最敬佩的一位。

文七妹是在13岁的时候,以童养媳的身份嫁进毛家的,当时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10岁。毛顺生与文七妹,虽然从十几岁开始,就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两人的脾性思想大不相同。

毛泽东爱母亲,胜过爱父亲许多许多。毛顺生思想陈旧,对谁都是苛责的态度,一脸冷峻;而文七妹,勤劳节俭,悲天悯人,对谁都是充满善意的。少年时期的毛泽东,比较喜欢待在外婆家,不太情愿在家看到父亲。

文家是湘潭小有名气的书香门第,对外界了解甚广,思想也较为开放,因此对坚持读书、不回家继承家业的毛泽东,是十分理解的。

文家的外祖母和舅父,都十分支持毛泽东,对他有着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天然无条件的怜爱,更对他的才华和思想给予肯定,鼓舞他做自己。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文家的表兄弟,就同毛泽东的真兄弟一样,相处得非常融洽,一起学习,一起玩耍。

文运昌比毛泽东大9岁,是毛泽东的大表哥,是与毛泽东关系最好的同辈人,也是毛泽东少年时期的“偶像”。文运昌是毛泽东众多亲戚中,最有文化的一位,也是学历最高的一位,毕业于湘乡县立师范学校。

文运昌藏书不少,还购买了其他先进书籍放在家中,每每毛泽东上门,他都会精挑细选,送上一本自己认可的书,给表弟看。

他们之间还有一项君子协定,同样是约束看书时间的方式,毛泽东从文运昌这每借走的一本书,都需要写上一张借条,写明借书人、被借书人、借书时间、归还时间、书籍名称等。

1910年,毛泽东17岁,刚读完6年私塾,父亲毛顺生就催促着他辍学,老老实实上“社会大学”,不用再读了,这点知识够用了,再读就是浪费时间、浪费钱了。毛顺生计划将毛泽东,送到湘潭城镇的一家米店做学徒,为操持家业做准备。

那段时间,是毛泽东少年最黑暗的时期,迷茫萦绕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记账“玩”算盘,毛顺生时不时地看他一下,没有偷懒。

毛泽东对种田与经商实在不感兴趣,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更想探寻更多哲人的精神世界。毛泽东偷偷找到私塾先生,请他帮忙说情。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对于自己教出的这么有天赋、这么努力的学生,私塾先生也是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的。

乡下人对先生,向来是比较尊敬的。毛顺生客客气气地接待了私塾先生,私塾先生一坐下说明了此番的来意:“咏芝的学习很好,不去外面读下去可惜了。若是放飞他,势必有一番作为,在未来中国有一席之地。”

毛顺生抽着旱烟,吞云吐雾地说:“我们是乡下人,不追求功名利禄什么的,只求娶妻生子、继承家业,平平安安过完一生。读了6年书,会写字,会打算盘,明白些事理,这就够了。”

眼见毛顺生打定主意,私塾先生便叹息一声,告辞离开了。

正当毛泽东思考着,要不要认命,自己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的时候;文运昌来到毛家,知道表弟的苦恼和不甘心后,告诉他,自己现在读的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是中西结合的新式学校,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的科学知识都教,怎样怎样好,坚定他继续求学的信念。

毛泽东心中重新燃起了“战斗”的火焰,父亲毛顺生固执己见,但母亲文七妹是支持他的。

于是由文七妹带着毛泽东,找到毛家和文家的长辈,请他们一同来劝毛顺生。终于,毛顺生改变了主意,允许毛泽东去外面读书。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这首《七绝·改西乡隆盛诗赠父亲》,正是毛泽东在这样的背景下写下的。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1910年秋天,毛泽东离开韶山冲,走向外面更广阔的世界,虽九死其犹未悔。

毛泽东可以继续完成学业,文运昌十分高兴,他帮表弟办好入学手续,更作为表弟的入学担保人。

走进新学校,就像进入了一个新的现实世界。在校期间,文运昌找来众多稀缺的进步书报,供毛泽东阅读。

其中有一本由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让毛泽东了解到万里之外的西方文明是怎样的,世界各国是如何的,他们的思想精神又是和我们有什么不同。

《新民丛报》的阅读,也让梁启超成为当时毛泽东最为敬佩的人。

文运昌鼓励着毛泽东接触新思潮新思想,也大力支持着毛泽东投身理想、参加革命。

文运昌对自己的帮助,毛泽东一直没有忘记。1936年在陕北窑洞里,面对美国记者斯诺的采访,毛泽东由衷地感谢表兄,并特别提到:“表兄给我的两本书。一本讲的是康有为的变法运动,一本是梁启超编的《新民丛报》。这两本书我读了又读,直到可以背出来。”

可是,文运昌为何没同毛泽东一起,走向革命的道路呢?他是毛泽东的新思想领路人,也是毛泽东参加革命的支持者,为何没上井冈山?也没有像毛泽东的其他亲人,毛泽民、毛泽覃、毛泽建、毛楚雄等人一样,投身救亡图存,直至牺牲。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这是为什么?

1925年冬,毛泽东带着任务从上海回来,在家乡韶山冲开展农民运动。文运昌听说表弟回来闹革命,立即来到毛家,同忙得不可开交的毛泽东见面,询问他最近的情况。

相隔两地多年,表兄弟再次重逢,围着炉火说起了天南海北、国内国外、革命前途等事情,聊得酣畅淋漓、身心舒畅。

正当毛泽东、文运昌要分开时,湖南军阀赵恒惕,突然带大队人马前来围捕。

门外放哨的人,见来者不善,立马发出信号进行示警。看到之后的毛泽东,跟文运昌道了声“珍重,分开跑”,就从后门逃了出去,藏进茂密的森林里。而文运昌因第一次遇到这类事情,走得太慢,没跑多远就给捉住了。

文运昌顺势装傻充愣,让赵恒惕误以为自己抓到了毛泽东,也就没往密林里继续追捕。文运昌是变相救了毛泽东一命啊。

文运昌被抓捕回去后,被严刑拷打、监狱囚禁了一段时间。经毛泽东和家人寻找多方关系,最终把他救了出来。

被救出来后的文运昌,性情大变,对革命再无当初的热枕,再不提革命一事,直到解放后才离开湖南,过着相对安定的生活。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被释放的那天,就是文运昌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是从这天开始,毛泽东与文运昌这对表兄弟,走向了不同的人生方向。而这,似乎也预示着,两人会因意见相左的问题,彻底分道扬镳。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延安领导着敌后抗日的毛泽东,先后接到文运昌的两封书信。这是毛泽东自长征以来,第一次收到来自家乡亲人的书信,也是他第一次获知家中亲人的消息。

收到家信的毛泽东十分高兴,在1937年11月27日,回信一封,介绍自己这边的情况,及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和帮助:

家境艰难,此非一家一人情况,全国大多数人皆然,惟有合群奋斗,驱除日本帝国主义,才有生路。

吾兄想来工作甚好,惟我们这里仅有衣穿饭吃,上自总司令下至伙夫,待遇相同,因为我们的党专为国家民族劳苦民众做事,牺牲个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无薪水。如兄家累甚重,宜在外面谋一大小差事俾资接济,故不宜来此。

道路甚远,我亦不能寄旅费。在湘开办军校,计划甚善,亦暂难实行,私心虽想助兄,事实难于做到。前由公家寄了二十元旅费给周润芳,因她系泽覃死难烈士(泽覃前年被杀于江西)之妻,故公家出此,亦非我私人的原故,敬祈谅之。

我为全社会出一些力,是把我十分敬爱的外家及我家乡一切穷苦人包括在内的,我十分眷念我外家诸兄弟子侄,及一切穷苦同乡,但我只能用这种方法帮助你们,大概你们也是已经了解了的。

日本帝国主义正在大举进攻,我们的工作是很紧张的,但我们都很快乐健康,我的身体比前两年更好了些,请告慰唐家 诸位兄嫂侄子儿女们。并告他们八路军的胜利就是他们大家的胜利,用以安慰大家的困苦与艰难。

毛家在韶山冲的田地房屋,全都已经被毛泽东赠与给有需要的亲人;若是回来,毛泽东落脚地应该就是在外婆家文家,家乡就等于文家了。毛泽东对家乡的思念之情,全在他给表兄文运昌的信中。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百废待兴,国内、国外要处理得太多了,毛主席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早上八九点又起床开会。但是只要韶山的亲朋师长来京,毛主席都会尽量放下手上的工作,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热情招待他们,有时一聊就聊到深夜。

新中国成立,毛泽东贵为一国领袖,家乡的亲人们纷纷来信,求工作、要钱、要权、要来北京等等。这让收到家乡来信的他,幸福之余,又产生了不小的烦恼。

皇亲国戚、鸡犬升天这一套,在新中国、在毛主席身上是不适用的。

为了避免麻烦,毛主席告诉秘书,以后家乡来信,你们可以先行阅读筛选,并郑重说:“想来京看我的,一律拒绝;不听偏要来的,路费他们自己出,来了我也不招待。那些找我要权要工作的,我是‘四不’主义者,不举荐、不介绍、不说话、不写信。”

但凡事都有例外,对于一些重要的人,毛主席还是有优待的。

1951年,中南海出面邀请毛主席的表兄弟文运昌、文涧泉、侄子等人,来京做客。

4月24日抵京,住在前门饭店,3天后毛主席让秘书长田家英,将文运昌、文涧泉等亲人,带到中南海怀仁堂。

毛主席在会客厅静静等着,一见他们到了门口,就起身快步相迎,握住文运昌的手,向旁边的女儿介绍:“这就是我的运昌表兄,当年我在东山学堂的读书担保人。”

对家乡的情况,毛泽东还保留在几十年前。毛泽东向文运昌询问家乡的情况,文家门前的那片油茶林还在吗?当时文运昌刚回老家,长沙沦陷后,他就带着家人逃到了华容县。家乡变化有多大,他也不清楚。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幸好一旁的文涧泉知道,为讷讷满语的文运昌解了围,告诉了毛主席家乡的情况。

毛主席特地为爱喝酒的文运昌,准备了一瓶葡萄酒,吃饭期间为表兄弟、侄子等人一一满上,一点国家主席的官架子都没有。大家拦着不让亲自倒的时候,毛主席打趣道:“大家之前都因为我的缘故,吃了不少苦头,现在该让你们享受享受了。”

一向不喝酒的毛主席,此次破例,喝了不少。他们聊起少年时期的趣事,毛主席讲起了自己乳名“石三伢子”的由来:文七妹带毛泽东认了块大石头做干娘,前两个孩子都夭折了,唯有他健康长大,文七妹就给儿子安了个这样的乳名。

虽然这是封建迷信,但这也曾侧面体现出文七妹作为母亲,对儿子毛泽东的爱。

这次吃饭,宾主相欢,文运昌也是乘兴而来,尽兴而归,大家都很满意。

但是,1952年文运昌第二次来京,就让大家不太愉快了。文运昌在京逗留两个多月,都没有回乡的想法;还饮酒无度,时常来毛主席的用餐处,打扰毛主席。要是就这样,那也就罢了,但他醉酒后还各种吹嘘自己、贬低毛主席

表兄文运昌的行为,已经引起毛主席和其他工作人员的不满。当时文运昌是湖南省文史馆馆员,属于吃公粮的公务人员,却是一点都不注意自己人前人后的言行举止,还经常打着自己的旗号吃喝无度。

这番作为,跟当年国民党反动派的蒋介石等人的连襟,宋子文、孔祥熙、孔令侃等人有何区别?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时间来到1953年的冬天,毛泽连、毛锦成等亲人,从湖南赶到北京来给毛主席祝寿。

毛主席亲切地接待了他们,同时也告诉他们早在1949年3月,自己就提了四个要求:“不办寿宴、不送礼、不请客、不用人名起地名。我作为国家主席,应该以身作则,带头遵守嘛。今后,韶山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就不要来了,这样不好。”

毛主席虽然没有措施严厉,但态度是强硬的,但亲朋乡亲们的一句:“我们韶山人来了,你劝我们不要再来祝寿;那你湘乡文家的亲戚,怎么例外?听说运昌阿公还在你这里,他留这这么久,不是也来给你祝寿的吗?”

毛主席原本和蔼的笑脸,刹那间变得严肃认真。文运昌逗留北京、大吃大喝的问题,毛主席也很苦恼,他不止一次告诉这位表兄,该回家了。可文运昌就是这边答应的好好好,那边又不走,毛主席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今这事传到家乡父老亲朋那,再不处理不行了,毛主席见众人看到自己的严肃表情,气氛有些凝重,便缓和气氛道:“阿公不是来给我祝寿的。去年开始,我就说了不要祝寿,祝寿不会让人长寿,只会引起腐败和浪费。今后,谁硬给我祝寿,我就让他坐冷板凳咯!”

恰好这时,文运昌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毛主席的话他全部听到了,但他没有反思,反而生气起来:“这话不会是特指我吧?”

毛主席还是打着圆场,说:“运昌表兄,你来北京有些日子了,现在有伴,你随他们一起回去吧。”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文运昌一听这话,整个人都炸了,怒极反笑:“我?我走?我可没打算走哩!在这我又不影响你什么,国家主席还怕养不起我吗?”

这下毛主席也彻底不让着了,这个坏头一开,就不好遏制了。毛主席大手一挥,怒道:“好,随便你!”

几天过去,文运昌被毛泽连 等亲人劝回长沙,临行前心里还有气,不与毛主席告别。

人虽然走了,但文运昌在湖南干了不少荒唐事,彻底放飞自我,在艰苦奋斗的时代成了个享乐主义者。

这让知道了这些事的毛主席长吁短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毛主席心中有气,但也无可奈何,总不可能对他进行再教育吧,自己手头还有这么多国家大事要处理,哪有精力管这些。

其实建国之前,文运昌心里就憋着股气,三番两次给毛主席写信要帮忙解决工作,给孩子们保送升学。

文运昌不仅给自己求职,还为不知具体姓名的13位文家老少求工作、求特殊待遇。毛主席一个都没答应,全部拒绝了,毕竟现在不是国民党的民国时代,而是新中国。

见自己的话不好使,文运昌又搬出了长辈文南松,让他写信,请毛主席给自己安排个工作。但在这种事情上,谁说话都不好使,必须要有真材实料!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湖南省文史馆馆员一职,都是毛主席出于多方考虑,最终批准湖南省人民政府的意见,安排给文运昌的。

但这事,并没有取得文运昌的理解,直至离世他也没有表现出与毛主席和解的意思。

文运昌对毛主席有一肚子怨气,自己身为“皇亲国戚”,又不是像古代那样索要高官厚禄,怎么就连个“像样”的工作,都要不到;多住了一段时间,多吃了点东西,就让表弟毛泽东不乐意了?要“赶”自己走了?

文运昌忘记了,忘记自己年轻时候的革命想法,更忘记了自己的革命初心。所以他不能理解毛主席,对作为共产党人、国家主席的毛主席,已做到很好的优待感到不满。

因为革命,毛主席牺牲了多少亲人,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对家人怎会是不珍视呢?实在是文运昌要得太多、索取得太过分了。

对于一些生活困难的亲戚,毛主席向来十分大方,常常寄钱给他们。毛主席数十年如一日的粗茶淡饭,文运昌清楚,但还是不愿意相信。

毛主席的稿费和工资,用来支付房租水电、伙食费、党费、资助身边的工作人员、报销湖南亲友来往北京的所有花销等等,他从来没有怨言,更没有用公费开支。

文运昌怨恨毛主席的“小气”,在北京、在长沙潇洒得很;根本不顾毛主席的难处、毛主席的生活是怎样、人民政府的难处和全国人民的衣食住行,他明明过得很好了。

毛泽东表兄文运昌,多次求职被主席拒绝,至死还想着:他对不起我

况且,文运昌是读过书,有文化,很早就接受过新思想,多少参加了一点革命活动;他竟然比不上那些没读过书、没参加过革命的亲人,如此不理解毛主席,还对主席充满不满和怨气。

公与私之间,毛主席始终坚定地选择了公。

“人民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却说:人民万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