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陈志忠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为人正直,爱抱打不平,就是因为这,他从一个国营工厂的正式工人变成了插队知青,从首都北京去了陕北农村,至今还生活在陕北延安。

今天,咱就听陈志忠师傅讲述他的知青往事和人生经历吧。

陈志忠是六五届高中毕业生,高中毕业后他被分配在陶瓷厂做了一名仓库保管员。当时陶瓷厂的工资待遇虽然不高,可那是正儿八经的国营企业,陈志忠的工作又很轻松体面,亲朋好友都很羡慕他,都说陈志忠以后肯定有出息。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当时陶瓷厂有一名叫林慧敏的女工,和陈志忠是高中同学,也是一起参加工作的,她被分配在质检部门当质检员。林慧敏长得有些瘦弱,但特别漂亮,大家都喊她林妹妹。她参加工作没多久,陶瓷厂就传开了,说质检部门来了一位仙女,长得比林妹妹还好看。很快,就有好几个年轻小伙子向林慧敏发起了爱情攻势。

陶瓷厂有一名叫张文元的小伙子,当年二十一岁,他姨夫是厂里的副厂长。因为张文元的姨夫是副厂长,职工们也都对张文元高看一眼。

张文元没有多少文化,招工进厂后就在车间里当司炉工。张文元长得高大魁梧,他仗着自己有力气再加上自己的姨夫是副厂长,经常打架斗殴欺负老实人,他姨夫也没少为他操心。张文元听说质检部门来了一个林妹妹,他就隔三差五往质检部门跑,目的就是为了接触林慧敏。

起初,林慧敏对张文远的印象还可以,后来听说他人品不好,就尽量躲避他。可张文元就像粘在林慧敏身上的一帖狗皮膏药,很难甩掉。

1968年夏天,那天下午下班后,陈志忠和工友们一起下班回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呼叫声,陈志忠回头一看,是张文元硬拽着林慧敏往胡同里走,林慧敏哭着向走在前面的工友们求救。

陈志忠不顾工友们的劝阻,他跑过去责问张文元:“你干嘛欺负一个弱女子?”“她是我对象,关你什么事?少管闲事,别找不痛快。”张文元一边说一边拽着林慧敏往胡同里走。

看林慧敏哭着向自己求救,陈志忠上前抓住张文元的胳膊说:“放开她!你再这样欺负人,别怪我不客气。”张文元放开了林慧敏,他回头就是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陈志忠的鼻子上,鲜血顺着陈志忠的鼻孔流了下来。

这一拳打怒了陈志忠,他扔下手里的饭盒,一头把张文元撞倒在地上,骑在他身上就打,打得张文元双手捂着脸,毫无还手之力。工友们赶过来,拉开了陈志忠,没想到张文元爬起来,突然从后面用胳膊勒住陈志忠的脖子,差点没把陈志忠勒死。

陈志忠拼命挣脱张文元的胳膊,回过头来,一头撞向了张文元,张文元后脑勺着地,当即就昏了过去。大家七手八脚把张文元送到了医院,过了好久,张文元才苏醒过来。

那次的医疗费陈志忠和林慧敏两家一家一半,因为张文元脑部受伤留下了头疼的后遗症,张文元的父母不依不饶,陈志忠被刑事拘留一个月,他从看守所出来就被单位除名了。

转眼就到了1969年的3月份,陈志忠因为留下了案底,不好再找到工作,在街道干部的动员下,陈志忠以社会青年的名义,跟随一帮初中毕业的学生来到了陕北的郭家塬大队,他们十四名北京知青被分派在郭家塬三队,临时住在了大队的小学校里,大队这所废弃的学校,就成了三队的知青点。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陕北的三月下旬,正是春耕生产的大忙时节,陈志忠他们安顿好吃住的地方,在家歇了一天,就跟着社员们一起上山干活去了。因为知青们都不会做饭,再加上大家都要出山劳动,郭队长就安排了一名叫郭凤兰的年轻妇女帮知青们做饭。

后来知青们才知道,郭凤兰是个苦命的女人,她和三岁的女娃萍萍一起生活,她已经守寡快三年了。村里人都说郭凤兰长红颜薄命,结婚刚一年她男人就意外去世了,当时她的娃娃刚出满月。

看郭凤兰天天领着三岁的娃娃来给知青们做饭,只要有时间,陈志忠就帮着郭凤兰挑水,帮她抱柴生火,有时也逗着萍萍一起玩。大家都觉得郭凤兰怪可怜的,大家都很同情她和萍萍,谁有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萍萍吃。萍萍嘴很甜,看到女知青就喊姨姨,看到男知青就喊舅舅,大家都很喜欢萍萍。

春耕春播生产结束后,地里的农活不那么忙了,知青们基本上也学会了做饭,郭队长就不让郭凤兰帮知青们做饭了。经过了两个月的朝夕相处,知青们和郭凤兰都有了感情,大家都管她叫凤兰姐。

队长虽然不让郭凤兰帮知青们做饭了,队里也不给她记工分了,但只要有空闲,郭凤兰还是经常领着萍萍到知青点来玩,顺便帮知青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郭凤兰家就住在知青点的坡上,有时萍萍一个人也到知青点来玩。

就这样,知青们和郭凤兰的关系越来越好,郭凤兰家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去帮忙。知青们的衣服破了或纽扣掉了,也都去找郭凤兰帮忙缝补。

一天晚饭后,知青们正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坡上突然传来了郭凤兰的叫骂声:“你快滚,再不滚哦(我)就喊人哩……”陈志忠仔细一听,还有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他赶紧叫上大家,就往住在坡上的郭凤兰家跑去。

当时天刚要黑,大家来到郭凤兰家院门口,只见郭凤兰手里拿着苕帚,正往外赶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队里的二流子刘根全,他的外号叫二秃子,当年三十多岁,还是光棍一条。

因为都是一个生产队的,知青们也都认识刘根全,陈志忠就走过去说:“根全哥,你咋回事?一个大男人,咋能欺负一个女人?”“她是寡妇,哦(我)是光棍,哦(我)俩搞对象哩,你咋能说哦(我)欺负人。”刘根全躲到旁边,没好气地对陈志忠说。

郭凤兰看知青们跑来了,她把苕帚扔在地上,哽咽着说:“搞对象也得你情我愿呀,你这不是明明欺负人嘛……”郭凤兰话没说完,呜呜哭了起来。一听是刘根全欺负人,陈志忠气愤地说:“根全哥,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你要是再欺负凤兰姐,我们可不答应。”刘根全看知青们不好惹,他灰溜溜地逃走了。

事后陈志忠才知道,刘根全已经不是第一次欺负郭凤兰了,知青们没来插队之前,刘根全就经常骚扰郭凤兰,他想娶郭凤兰做婆姨。郭凤兰把这事跟她公公和婆婆也说过,她公公竟然说,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哦(我)管不了那么多。

之后的日子里,刘根全见了郭凤兰还是经常说粗话说令人恶心的话,可他不敢再去郭凤兰家骚扰,因为知青们就住在她家坡下,她喊一声,知青们就会跑上去。

一晃就到了1970年的秋天,上级为知青们拨下了建房款,队里为知青们修建了三孔气派的新窑洞,知青们都搬到新窑里居住了。知青们搬家那天,郭凤兰心里很难受,她真舍不得大家搬走,一是她跟知青们住了一年多的邻居,有感情了,二是知青们搬走了,她怕刘根全再来骚扰她。

知青们刚搬家没几天,那天傍晚,陈志忠他们正要吃晚饭,萍萍哭哭咧咧跑来了,她说二秃子大伯打她妈妈了,她妈妈在家哭哩。

听了萍萍的话,陈志忠和几名知青赶紧撂下饭碗,拔腿就往郭凤兰家跑。大家来到郭凤兰家时,郭凤兰正坐在院子里哭泣,刘根全看知青们来了,他撒腿就要跑。陈志忠冲过去,伸腿绊了一下,刘根全栽了个狗吃屎。

两名女知青上前拉起坐在地上的郭凤兰,陈志忠愤怒地责问刘根全:“根全哥,你咋又来欺负凤兰姐?”“哦、哦(我)俩搞对象嘛……”刘根全从地上爬起来,结结巴巴地说。

看刘根全还狡辩,郭凤兰哭着说:“他撕烂了哦(我)的衣裳……”

一名叫王桂荣的女知青帮郭凤兰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发现郭凤兰的上衣扣子都不见了,衣服也撕破了,她回过头来指着刘根全说:“他这是耍流氓,把他捆起来送到公社去。”刘根全一听要送她到公社去,他撒腿就跑,陈志忠真想追上去狠狠揍他一顿,被一名男知青拉住了。因为大家都知道陈志忠有底案,大家都怕他再惹出麻烦来。

第二天,陈志忠看到了刘根全,警告他说:“根全哥,再饶你这一次,下次再敢欺负凤兰姐,就把你捆上送到公社去,你这叫耍流氓,要判刑。”从那之后,刘根全还真老实了。

1972年1月下旬,公社知青办批准知青们回北京探亲过春节,陈志忠自告奋勇一个人留下来看家(当时知青办要求每个知青点都要留下一两个人看家值守),让其他知青都回北京过春节。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知青们都走了,知青点就陈志忠一个人了,郭凤兰就经常做了好吃的给陈志忠送到知青点,还把她磨的辣子酱给陈志忠送来一大碗。看着漂亮又善良的郭凤兰,陈志忠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好像喜欢上了郭凤兰。

很快,村里就有了闲话,说北京知青和郭凤兰好上了,还有人说他俩都睡到一个炕头上了。对于这个传言,陈志忠没太在意,郭凤兰也没当回事,毕竟是别人的嘴巴,他们也管不着。再说了,陈志忠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二十几岁的人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他父母最操心的就是他的婚姻大事。要是能和善良又漂亮的郭凤兰一起生活,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正月十九那天,回北京探亲过年的知青们都回来了,陈志忠的父母给陈志忠捎来了北京的糕点,还为他捎来一封信,在信中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干,不要惹是生非,争取早日在陕北结婚成家。

那天吃过晚饭,陈志忠带着父母给他捎来的糕点去了郭凤兰家,那天,陈志忠对郭凤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想和她一起过日子。听了陈志忠的话,郭凤兰哭了,她哽咽着说:“我是个寡妇,还比你大,旁人说我命硬,说我是个克夫的扫把星……”“谁爱说啥谁就说啥,我不怕我也不在乎……”陈志忠说得很真诚,那也是他发自内心的声音。

过了没多久,刘根全突然把陈志忠堵在路上说:“志忠,哦(我)和凤兰搞对象你不让,你一个北京知青天天往人家凤兰家跑,这合适嘛?难道你也想和凤兰搞对象?”“根全哥,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和凤兰搞对象,她情我愿,你管得着吗?”陈志忠已经做好了和郭凤兰结婚的打算,他就对刘根全挑明了这事,他怕刘根全再去骚扰郭凤兰。

知青们听说陈志忠要和郭凤兰结婚,大家都表示反对,都劝说陈志忠一定要三思后行,这毕竟是终身大事。郭凤兰不光是个农民,还是个带着孩子的寡妇,这事可得慎重考虑。

听了大家的劝说,陈志忠也犹豫了,可他一天见不到郭凤兰,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似的。犹豫再三,陈志忠给他父母写了一封信,他父母回信说,只要你自己满意,我们就尊重你的选择。陈志忠的父母还说,自从他去陕北插队落户以后,林慧敏经常到他们家来,她说是她连累他,她非常愧疚和不安。

1973年1月21日,陈志忠回北京探亲过春节去了,离开北京快四年了,他是第一次回北京探亲过年。回到北京没几天,林慧敏就跑来看他了,看着皮肤黝黑的陈志忠,林慧敏心里很难受,她哽咽着说:“志忠哥,都是因为我,让你失去了工作,离开了北京,是我连累了你。志忠哥,我对不起你,你要是不嫌弃我,我愿意和你一起生活一辈子。”“慧敏,不怨你,都怪张文元不是个东西。我在陕北生活得很好,也在陕北处了对象,你不要自责更不用替我担心,只要你好好的就行。”陈志忠怕林慧敏有负担,他就说自己有对象了,其实,他和郭凤兰的事情还没定下来。

陈志忠问起张文元的情况,林慧敏说:“这下好了,张文元犯了强奸抢劫罪,被判刑入狱了,咱们陶瓷厂可算少了一个祸害。”得到这个消息,陈志忠心里顿时敞亮了不少。

那年夏天,陈志忠和郭凤兰领取了结婚证,队里给陈志忠在知青点附近打了两孔新窑洞,郭凤兰把她和萍萍住的那两孔土窑还给了萍萍的爷爷家。

结婚后,陈志忠天天出山劳动,早晚的时间他就扛着一把老镢头开荒种菜,家里还养了一头猪。知青们有时间,都帮他开荒种地,还帮他打柴。郭凤兰自从和陈志忠结婚后,脸上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洗衣做饭,下地干活,啥活她都抢着干,家里好吃的东西,她都省给陈志忠吃,家里的鸡蛋,她一个都没舍得吃过。

秋收结束后,地里没什么要紧的农活了,陈志忠就跟队里请了假,他说想带着郭凤兰娘俩去北京看看。下乡插队不到五年,他带着漂亮的陕北婆姨和一个七岁的女娃回到了北京。

看着漂亮的儿媳和乖巧的萍萍,陈志忠的父母都很高兴也很满意。在北京的那段时间,郭凤兰啥活都和婆婆抢着干,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房间里的物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看儿媳这么勤快这么贤惠,陈志忠的母亲对陈志忠说:“志忠,你找了这么好的媳妇,当妈的也就放心了,你要好好对人家。”

婚后第三年,郭凤兰生下了一个男娃,原本很幸福的家庭又锦上添花了。那年,陈志忠的父母都来到了郭家塬大队,他们还带了林慧敏送的礼物。

1977年春天,陈志忠被招聘到公社邮电所工作,后来又调到县邮电局当了干部。1983年秋天,郭凤兰也被招工到县毛巾厂工作,他们一家四口人都转成了非农户口,一家人都吃上了国库粮。

目前,陈志忠老两口还生活在陕北,有时也到北京儿子家小住几天,但大多时间都在延安,和女儿女婿一起生活。郭凤兰的女子萍萍和女婿在延安开了一家面馆,生意很好,陈志忠老两口还能在后厨帮帮忙,尽管女儿女婿都不让他们干活,陈志忠却说平时忙碌惯了,闲下来倒觉得不自在了。

知青岁月:到陕北插队的第五年,他带着七岁的女娃和婆姨回北京

延安街景

陈志忠讲述完他的知青往事和人生经历,他很感慨也很激动,陈志忠说,做人都不要太贪心,人这一辈子只要有个可心的家庭,只要有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婆姨就足够了。人活一世,就是为了问心无愧,就是为了健康快乐。最后,陈志忠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别看我娶了一个带着女娃的婆姨,可我幸福快乐了一辈子,你们谁都比不上我幸福快乐。

看着陈志忠那一脸的幸福和满足,我真替他高兴,衷心祝愿陈志忠老两口的晚年更加幸福快乐!也祝福普天下的知青老哥老姐们都生活美好,幸福快乐!

作者:草根作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