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2000年10月28日,在单位工作的柳俊才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人说,“我是顾震芳单位的领导,我想问一下你,你知不知道你妻子顾震芳去哪里了?”

听到这句话,柳俊才有些不知所措,“她这两天不是一直在单位加班吗?我也联系不上她,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如果你在家里见到她,让她尽快回单位,我有急事找她”。

“好的”,柳俊才答道,挂断电话之后,柳俊才立刻拨打了顾震芳的手机,可是电话那头一直提示“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他连续拨打了几次,电话却始终没有打通。

由于单位好几笔款项需要支付,单位领导见找不到顾震芳,只能委托其他人临时兼任她的出纳工作,可同事接手之后,却发现公司账目对不上,亏空数额越查越大,这让领导吓出了一脑门的汗。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账上亏空了92万,眼看情况不对的领导立刻向上级反映了相关情况,并根据相关领导的指示,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方核实之后,确认在6个月的时间里,顾震芳挪用了92万元账款,此时她的失踪无疑与这些钱有直接的关系,于是立刻对顾震芳展开了调查。

那么顾震芳究竟跑去了哪里?她逃跑之后又过上了怎样的生活?她最终又落得如何的下场呢?

顾震芳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父母都是高知,顾震芳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般家中的老二都不讨好,但顾震芳却不同,父母对她百般宠爱,从小衣食无忧的顾震芳考上了上海海运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海事局吴泾海事处从事出纳工作。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顾震芳

可以说,顾震芳从小到大一帆风顺,并没有太大的波折,海事处的工作工资高还稳定,让不少人羡慕不已。

父母对顾震芳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她好好工作,将来找一个称心的人结婚生子,早点让他们抱上孙子就可以。

可是和很多大龄女青年一样,顾震芳一转眼到了30岁,却始终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这让他的父母非常的着急,竭尽所能地让亲戚朋友给顾震芳介绍对象。

在朋友的介绍下,顾震芳认识了一位青年才俊柳俊才,两个家庭门当户对,柳俊才也很满意顾震芳,于是很快,两人步入婚姻殿堂。

结婚之后,柳俊才和顾震芳都没有着急要孩子,而是享受起了婚姻生活,时间一晃就是两年。

2000年的一天,33岁的顾震芳经常昏睡不醒,这让柳俊才非常的担心,她以为顾震芳身体出现了问题,赶紧送她到医院进行检查。

检查结果出乎柳俊才的意料,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顾震芳怀孕了。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顾震芳原工作单位

这从天而降的喜事让柳俊才异常的兴奋,可眼前的顾震芳却愁眉不展,似乎有自己的心事。

柳俊才以为顾震芳是因为这个孩子突然来到,心理上没有做好准备,于是安慰道“既然有了孩子,咱们也要承担起做父母的责任,未来有什么事咱们可以一起面对,别不高兴”。

听到丈夫如此说,顾震芳慢慢缓了过来,她对丈夫说,“其实我不是对你发脾气,而是单位这几天的事实在太多了,我实在有点忙不过来,所以脾气火爆了一些,你也多担待一些”。

柳俊才知道妻子在单位工作辛苦,他不是干会计的,也不懂妻子的业务,但他知道妻子单位业务繁杂,妻子脾气不好他也理解,于是主动承担起了大部分家务,解决顾震芳的后顾之忧。

妻子过了几天对他说“我这两天要在单位加班,可能就不回家了,等忙完这两天再回去”。

柳俊才点了点头,“你好好上班吧,家里的事儿有我呢,你不用担心”

柳俊才以为妻子随后一直在单位忙碌,谁知妻子单位领导的一通电话让他紧张了起来,“顾震芳有孕在身,不会因为工作的原因伤了身子吧?”。

担心妻子安危的柳俊才并不知道,2000年10月26号,顾震芳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她此前在医院做完体检,检测报告刚刚出来,于是她和领导说“我去医院拿一下检测报告,一会儿就回来”。

这个理由非常正常,领导没有任何的怀疑,给予准假,可让领导没有想到的是,当天顾震芳没有回单位,第2天也没来上班,直到第三天,领导坐不住了,给顾震芳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打通,无奈之下只能给柳俊才打去了电话。

等顾震芳同事接受了她的工作后,一张张单据上金额出现了差错,一开始同事以为自己算错了,可核对了几次之后依然查不出原因,于是他们就一张张单据查了起来,结果等他们查完之后彻底傻了眼:账上出现了92万元的亏空。

领导得知后,只能层层上报,并报了警。

警方得知顾震芳失踪的消息之后,立刻成立了专案组。经过调查,警方发现顾震芳当天根本没去医院,而是出现在上海虹桥机场,买了一张前往泰国的机票,之后便杳无音讯。

警方立刻询问了柳俊才“你妻子最近是否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柳俊才支支吾吾地回答不上来,在警方的不断逼问之下,柳俊才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他说“结婚之后,顾震芳曾经迷上了赌博,一开始还赌得比较小,后来家里存的钱都被她输光了,为了这事,我们俩没少吵架,不过最近她怀孕了,我以为孩子可以拴住她的心,也就没有多想”。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柳俊才并不知道顾震芳跑到了哪里。

警方对于柳俊才的这段话非常怀疑,于是进行了暗中调查,发现柳俊才确实不知道顾震芳贪污公款的行为,也没有协助参与顾震芳的逃跑。

经过调查,警方还原了顾震芳贪污的整个过程。

2000年4月,顾震芳第一次挪用公款,当时数额只有几百块,挪用完没有还回来,也没有再进行下一步的操作,警方判断顾震芳很可能用这笔钱赌博输掉了。

随后,顾震芳胆子越来越大,挪用公款的次数不断地增多,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里,她通过伪造票据、账目做假的方式挪用金额高达77万元,当时没有人发现顾震芳的挪用行为。

在询问了顾震芳的一些朋友后,这则推断得到了证实,顾震芳欠了朋友不少钱,可她并没有将这笔钱用于还债,而是继续沉迷于赌博,以至于公司账上的钱亏空越来越多。

2000年10月10日,顾震芳听说上级要安排人过来核对账目,这让顾震芳非常焦虑,于是她产生了出逃的想法。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当时公司账上刚好还有15万元钱,既然已经准备好逃跑,顾震芳没有了顾虑,将这些钱又挪用了出来,随后便向领导请了假,乘坐飞机前往了泰国。

2001年1月28日,闵行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顾震芳的案子开始了立案调查,经过层层调查,警方确定顾震芳已经逃到了泰国,在2月27日开始网上通缉。

2004年,顾震芳被国际刑警组织下达红色通缉令,可是由于当时国际合作机制并不完善,所以对于其抓捕活动未能如期进行,每年闵行区检察院都会派遣专门的工作人员到顾震芳家属家了解情况,看是否有新的线索可以及时跟进

2015年,公安部组织开展了“天网行动”,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打击一批地下钱庄,清理一批违规证照,追缴一批涉案资金,遣返一批外逃人员,顾震芳作为红色通缉令中的62号人物,被列入重点对象。十五年来,警方从未放弃追踪顾震芳,可却始终没有发现她的任何线索。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通过走访柳俊才,警方得到一条重要的线索,2006年,他曾和顾震芳姐弟一同前往泰国,参加了顾震芳的葬礼,还带回了他和顾震芳的孩子。

由于柳俊才和顾震芳存在亲属关系,警方无法判断这条信息的真实性,害怕这是顾震芳故意散布的假消息,以此迷惑侦查人员。

侦查人员立刻将此情况汇报给了上级单位,并请求泰国相关单位配合追查顾震芳的行踪,很快,通过经过层层调查,警方还原了顾震芳在泰国的生活轨迹。

2000年,顾震芳带着15万元现金来到泰国,15万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如果安稳地过日子,顾震芳应该会过上不错的生活。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泰国语言不通,由于办理的是旅游签证,如果没有办法在泰国长期居住,那么半年之后她就会因为签证到期而遣返回国。

为了避免被遣返,顾震芳花了一笔钱给自己办了一张假的身份证明,顶替了当时一个当地妇女的身份。虽然有了新的身份,但顾震芳的存款却越花越少,此时她必须要找一个有经济能力,可以养活他的男人。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由于顾震芳身怀六甲,身体非常虚弱,能接纳他的男人基本没有,此时,她无意间认识了一个40多岁的残疾人盖奥,盖奥右眼瞎了,家里很穷,成年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万分焦急的顾震芳找不到男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向盖奥表白“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

听到这句话时,盖奥被吓了一跳,他一直想组建一个家庭,可没有女人能够看得上他,他不但身体有残疾,收入还非常的低,眼前的这个女子,虽然挺了个大肚子,但样貌并不难看,盖奥仔细盘算了一下,自己反正已经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可被骗的,于是他答应了顾震芳的“求婚”,看看她到底耍什么花样。

谁知顾震芳真的是走投无路,两人结婚后,顾震芳操持起了整个家庭,盖奥在外面挣钱,顾震芳则在家里干各种家务。

几个月之后,顾震芳的孩子出生了,虽然这个孩子与盖奥没有血缘关系,但作为继父,盖奥还是表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将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

孩子出生之后,顾震芳始终愁眉不展,这让盖奥感到非常的奇怪,有位朋友告诉盖奥,“你老婆一定是想念中国的亲人,你多照顾她就好”。

盖奥觉得这个说法合情合理,他也没有再问顾震芳的想法,而是继续努力挣钱养家,更加细心照顾对方。

又过了一年,顾震芳怀孕了,十个月之后,她生下了和盖奥的孩子,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左为盖奥

虽然这是一件喜事,但对于这个原本就没有多少经济收入的家庭来说,却是雪上加霜。

他们每天都要盘算如何节省开支才能熬过这一天,由于经济下滑,当时很多人面临失业的窘境,很不幸,盖奥便是其中一员。

尽管他很努力地找工作,但身体上的残疾让他只能干一些零活,收入连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都困难,两人在家经常大眼瞪小眼,每天都没有精神。

此时,顾震芳带来的钱早已经花完,她想离开盖奥,又无处可去,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当时泰国内政部在检查居民信息的时候查到顾震芳用了别人的身份信息,果断取消了她冒名顶替的身份,这让盖奥产生了疑问,他不断追问顾震芳为何要顶替他人身份。

追问之下,顾震芳不得不坦言,“我其实是中国的一个逃犯,迫于无奈之下才来到泰国,没想到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盖奥听完后十分地痛苦,他虽然不想妻子离开,但作为一个逃犯,盖奥还是劝说她早日回到祖国,接受法律的审判,这样两人说不定以后还能在一起生活。

可顾震芳并不愿意回国,她只想逃脱法律的制裁,能过一天轻松的日子算一天,她害怕亲人质询的目光,更害怕坐牢。

顾震芳原本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父母平常会接济她,给她一些零花钱,她的收入也足够让一家人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正是因为自己的贪婪,让这样的美好的生活烟消云散,走上了不归路。

盖奥并没有逼迫顾震芳做出选择,顾震芳因为没有合法的身份成为了黑户,她无法找到工作,只能依靠盖奥聊胜于无的收入生活,困难的时候,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拿不出。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一家人居住的房屋长期漏水,四处都发霉,里面还有大量蛀虫,顾震芳和两个孩子的身上都起了严重的皮疹,经常被蚊子咬得浑身是包,只要一抓皮肤就会发生溃疡。

后来,盖奥连零工都找不到,一家人彻底开始喝西北风。

他们居住的房子并不是盖奥买的房子,而是租别人的,由于没钱交房租,一家人马上就要被撵出去。

盖奥很想工作,可是他工作的机会少之又少。

万般无奈之下,顾震芳只能硬着头皮出去工作,她进入当地的一家企业成为了一名清洁工。原本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挣一点钱给孩子买点吃的,可谁知意外却在此时发生了。

2006年4月,顾震芳第1天去单位上班,她负责打扫一栋宿舍的卫生,可就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电热水器恰好发生了漏电,顾震芳直接被电晕了过去,等她被人发现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企业负责人马上联系了盖奥,通知了他这个不幸的消息。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盖奥悲痛万分,却毫无办法,他只能眼含泪水再去找工作,尽力让两孩子活下去

可是生活实在太过艰难,盖奥熬了一段时间还是撑不住了,他决定将孩子送人,恰在此时,他想起顾震芳曾经留下过一个电话号码,那是他远在中国的弟弟联系方式。

于是盖奥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顾震芳弟弟顾震芳去世的消息。

当顾震芳的弟弟得知姐姐去世的消息后,他悲痛欲绝,然后找到了身在日本的姐姐,虽然顾震芳已经潜逃了 6年,但毕竟亲情还在,于是姐弟两人准备前往泰国,处理顾震芳的后事,并把孩子接回到家里。

出发前,他们联系到了顾震芳的丈夫柳俊才。此时的柳俊才已经通过诉讼解除了与顾震芳的婚姻关系,并组建了新的家庭,选择彻底忘记顾震芳,当得知顾震芳姐姐想让他一块儿去给顾震芳奔丧时,柳俊才表示拒绝“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去是你们的事儿,请不要拖上我”。

虽然这样说,但两个孩子中有一个是柳俊才的亲生骨肉,姐姐苦口婆心地劝说柳俊才,最终打动了他,他在一番考虑之后,同意和姐弟一起前去泰国。

在泰国,他们见到了盖奥,给顾震芳处理完了后事,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了祖国。

2015年4月,顾震芳专案组成员找到了柳俊才,向他核实顾震芳的消息,当时他们看到家中多了一个孩子,于是询问孩子的来历,柳俊才这才将顾震芳已经去世的消息告诉了专案组。

经过DNA检测,证实这个孩子确实是柳俊才与顾震芳所生。

随后专案组又找到了顾震芳的弟弟,当时弟弟说“我在泰国确实参加了顾震芳的葬礼,在葬礼上,我见到她的遗体,那确实是她,她已经死了”。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尽管顾震芳家人一口咬定她已经死了,但为了核实信息的准确性,检察院派人专门前往了泰国,请求泰国方面帮助进行核实。

专案组找到了盖奥,从其口中证实顾震芳确实于2006年4月出现身亡,随后他们调取了顾震芳生前使用的电话号码和通讯记录,并在当地医院调取了顾震芳的死亡鉴定报告和死亡证明,同时对所有参加顾震芳葬礼的人逐一进行了笔录。

泰国移民总局调查局副局长亲自签发了调查报告、调查证据目录以及相关的证据,证实证据的相关效力。

这些证据都是国内认可的书面证据,通过这些证据充分证明顾震芳当时确实因为触电身亡。

在层层审批之后,闵行区检察院对顾震芳涉嫌贪污一案提请撤案处理,经过人民监督员监督讨论,报请上海市检察院予以核准。

2000年女出纳贪92万逃到泰国嫁残疾人,追捕15年后才知她已死9年

2015年11月26日,闵行区检察院对顾震芳一案予以撤案,这是上海检察院当时极其少见的追逃犯罪嫌疑人调查取证并进行撤案的案例。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顾震芳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在工作中动了邪念,贪污公款,可她机关算尽,却不幸身亡。

在泰国生活的最后几年中,她每天过得提心吊胆,在良心不安和法律威慑下,她惶惶不可终日,稀里糊涂死在了泰国。如果她当时能够及时醒悟,早日自首认罪,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有时候善恶仅在一念之间,我们必须心存善念,防微杜渐,避免因小失大,走上不归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