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01

故事要从徐树铮收复外蒙讲起。

1917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随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动荡之中。

俄国的大动荡,对外蒙古政局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失去了俄国的经济援助,外蒙王公的生活水平陡降。对比内蒙王公,虽然北洋政府很穷,靠借债度日,但内蒙王公每年仍能收到各种礼物,还有年金,日子比较滋润。外蒙王公内心落差很大,对现状很不满。

清朝时期,外蒙古一直有两派势力:王公管政治,喇嘛管宗教。外蒙古“自治”后,喇嘛和王公展开了激烈的权力斗争,结果喇嘛获胜,建立了神权统治,王公处于被打压的境地。

经济上受穷,政治上失势,外蒙王公又想起了中央的好,他们想撤销“自治”,恢复清朝旧制,回归中央。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1915年《中蒙俄协约》签订现场,中国承认外蒙“自治”

与此同时,白俄领袖谢苗诺夫在贝加尔湖一带组建了军队,宣称要支持博克多汗建立一个独立的蒙古国家。博克多汗,即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他集活佛和大汗于一身,是当时外蒙古政教最高领袖。

1919年6月,谢苗诺夫威逼外蒙召开库伦大会,表决外蒙独立,合作对付苏俄,否则就要出兵外蒙。

外蒙王公对喇嘛的神权统治不满,更不愿见到外蒙古卷入俄国内战,他们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向库伦都护使(北洋政府在外蒙的代表)陈毅求援。

当时,北洋政府是皖系当政,皖系灵魂人物徐树铮对外蒙很有兴趣,决定出兵外蒙。

这既是出于爱国之心,也有私人利益的考量。

徐树铮在军阀混战中没有地盘,想拿下外蒙古这块地盘。

此外,徐树铮手下有一支边防军(皖系的嫡系部队),这本是为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编练的军队,一战结束后,参战军失去存在的理由,改为边防军,但这仍不能打消其他军阀的疑虑,徐树铮想到了在边防上做点成绩,以维持这支军队的合法性。

1919年10月,徐树铮从北京启程去库伦。他率领随从和先头部队,携带着大批贵重礼物,分乘115辆汽车,浩浩荡荡从张家口出塞,沿张库大道进发。后续部队乘驼马跟进。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徐树铮

途中,徐树铮还写了一首大气磅礴的诗:

冲寒自觉铁衣轻,莫负荒沙万里行。

似月似霜唯马啸,疑云疑雨问鸡鸣。

中原揽辔信孤愤,大海回澜作夜声。

且促毡车趁遥曙,沉沉阊阖渐清明。

02

作为段祺瑞的首席智囊和代言人,徐树铮一向飞扬跋扈,做事高调、大胆、犀利。

他一到库伦,就软禁了哲布尊丹巴,然后恩威并施,搞定了外蒙自治政府总理巴特玛多尔济(二号人物),然后让巴特玛多尔济劝告哲布尊丹巴:不撤销自治,就把他押解进京。

哲布尊丹巴被迫同意放弃外蒙古自治,将一切权力上交了中华民国政府。

在权力交接仪式上,徐树铮以中央政府代表的身份,强迫哲布尊丹巴等蒙古领袖向自己和五色旗叩头,这引起了外蒙人的强烈不满。

徐树铮不顾蒙古人的传统习俗,铁腕推行新政改革,移风易俗,削弱喇嘛和王公的权力,树立中央政府权威,把外蒙人推向了反面。

如果中国没有军阀混战,徐树铮统兵长驻外蒙,他的做法没什么大问题——外蒙自治了这么多年,对中国缺乏向心力,而且经济文化发展特别滞后,需要用高压手段矫枉过正,兴利除弊,假以时日,各项事业上了正轨,外蒙的反对力量也会逐渐消解。

可问题是没有如果。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徐树铮代表中央册封哲布尊丹巴典礼

1920年6月,直系奉系联合向皖系发难,段祺瑞把徐树铮从库伦召回北京,商议对策。徐树铮走时只留下了少部分兵力驻守外蒙。

问题来了——外蒙本来人心未附,又没了狠人坐镇,反对势力开始蠢蠢欲动。

为了赶走中国军队,夺回对外蒙的统治权,哲布尊丹巴决定向恩琴求助。

恩琴,即罗曼·冯·恩琴,沙俄时代的陆军中将,参加过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内战期间,恩琴追随谢苗诺夫与苏俄红军作战,因手段血腥残酷,被称为“血腥男爵”。

1920年,恩琴和谢苗诺夫决裂,开始单干,他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扶持清帝溥仪复辟,统一远东地区,然后以此为基地反攻苏俄。

扶持清帝复辟太难,简直是痴人说梦,相较而言,扶持哲布尊丹巴复位似乎更现实一点,拿下外蒙,对恩琴的反攻计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于是,恩琴率领麾下的 “亚洲骑兵师”进入外蒙,准备攻击中国军队。所谓“亚洲骑兵师”,实际上只有1500人,6门火炮,20挺机枪。

这点人马不是中国驻军的对手。为此,哲布尊丹巴动员了大量外蒙人参加恩琴的军队,1920年10月,俄蒙联军已达5000多人。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恩琴

03

1920年10月,恩琴向库伦发起了试探性进攻,被中国军队击退,但他们没有走远,而是盘踞在库伦附近,积蓄力量,伺机而动。

驻外蒙的中国军队人数,记载各异,众说纷纭,有人说8000人,也有人说5000人,还有人说4000人。

学者樊明方专门研究后认为,4000多人比较准确,其中,褚其祥步兵旅2000多人,高在田骑兵团约1200人,袁天顺团、陈毅卫队几百人。

褚其祥,是陆军第25混成旅旅长,库伦防卫司令,高在田,乃绥远骑兵第四团团长,库伦防卫副司令,这两支部队都是皖系人马,但褚其祥和高在田不和。

袁天顺,是察哈尔都统张景惠的人,奉系人马。

陈毅是库乌科唐镇抚使,管理库伦、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及唐努乌梁海各部民政事务,统辖境内驻扎各军队、蒙旗警备队及一切军事事务,权力之大,类似于外蒙总督。陈毅是职业文官,没有派系。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外蒙士兵

这就出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中国驻外蒙的军政大员,背景各异、派系不一,无法做到军令政令统一。陈毅指挥不动武将,司令和副司令不和,大家各行其是。

1920年12月,陈毅忧心忡忡地向中央表示:即闻俄国白党四处潜伏,我国军队极不统一,地方万分危险。

皖系要应付国内军阀混战,顾不上外蒙,所以此事一直没有解决。

中国驻军的部署是这样的:褚其祥旅是防守库伦城的主力;高在田骑兵团有3个营驻守在库伦以北通往恰克图的战略要地,保护粮道,其余部队协助守城;袁天顺团驻守在库伦以南的大毛笃庆,保护通往内蒙的大道。陈毅卫队维持库伦城的治安。

从前面的叙述可以看出,中国驻外蒙军队的处境其实很危险。

内部不和只是其一。中国军队兵力本来处于劣势,还要分兵防守库伦南北两大交通线,守城兵力严重不足,容易被各个击破。

而且,中国军队在明处,恩琴部队蛰伏于库伦附近,在暗处,这也意味着恩琴的部队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他们可以任意选择进攻目标,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最后,恩琴部队有蒙古喇嘛和王公们的支持,他们动员外蒙各盟旗驱逐中国官员士兵,煽动外蒙牧民加入恩琴军队,并为之提供军需和情报。

反观中国驻军,处处被敌视,处境很孤立,且因中央财政困难,后勤供应严重不足,粮饷弹药奇缺,士兵军饷都发不出来。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外蒙喇嘛

1921年春节期间,各部士兵纷纷索饷,陈毅不得已,向哲布尊丹巴提出借款20万元,借钱的事还没谈成,恩琴率军发起了进攻。

04

1921年1月,恩琴从东、南、西三面包围了库伦。

面对不利局面,陈毅召开军事会议,提出分兵进剿、以战为守,但考虑到天气酷寒、守军兵力单薄以及敌人神出鬼没,最终还是决定据城固守。

1月底,情报显示,恩琴正分兵攻击库伦与恰克图之间的战略要地,企图截断中国军队的粮道,高在田担心自己的人马被吃掉,率军前去增援,等他们赶到时,恩琴的部队已经没了踪迹——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2月1日凌晨,恩琴军队的主力从库伦城东、南两个方向发起全面进攻。

进攻南面的恩琴军队一分为二,一部进攻驻大毛笃庆的袁天顺团,一部绕过大毛笃庆,直扑小毛笃庆,防守小毛笃庆的是褚其祥旅一个营。

当时天蒙蒙亮,这个营看到前方有支军队以五色旗打头,以为是袁天顺的部队换防,没有在意,等到走近了,对方突然开火,原来,这是恩琴的诈术。

恩琴军队拿下小毛笃庆后,又击败了防守库伦南山口的陈毅卫队,然后在内应的配合下,直扑哲布尊丹巴的住所,劫走了哲布尊丹巴。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年轻时的哲布尊丹巴

哲布丹尊巴被劫出来后,外蒙军队士气大增,中国军队的防线被冲得七零八落,士气狂降。

2月2日拂晓,恩琴军队再次向库伦发起进攻,中国军队据城固守,坚持了一天,但损失惨重。这时高在田骑兵团先头部队赶来,加入了战斗,但他们人太少,改变不了战局。

2月3日凌晨,褚其祥旅某部防线失守,引起了整个防线的崩溃,高在田见势不妙,率部撤出了战斗,库伦城内的汉人商民也随之而逃,秩序大乱。陈毅在卫队的保护下,乘汽车逃往恰克图。

恩琴占领库伦后,派兵追击中国军队,褚其祥旅以步兵为主,跑不过恩琴的骑兵,一路被追杀,且战且退逃到了恰克图。高在田的骑兵部队机动性强,跑得无影无踪失联了。

最后,陈毅和褚其祥旅残部,从恰克图绕道苏俄回到了中国东北满洲里。

至此,中国军队彻底丢失了外蒙。

这里说个题外话,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我之前写过一个小军阀魏益三(一个投靠过所有大佬的小军阀:魏益三),他当时就在褚其祥麾下。魏益三和部下郝梦龄、刘家琪(后面两位在抗战中殉国了),参与了库伦战役。

05

最后简单交代一下后续。

恩琴把哲布尊丹巴扶上了大汗的宝座,宣布外蒙从此恢复“自治”。

实际上,哲布尊丹巴只是傀儡,实权掌握在恩琴手中。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八世哲布尊丹巴

恩琴自称成吉思汗转世,他暴虐无道,大肆屠杀反对者,经常挖出敌人的内脏喂自己豢养的狼,为了筹措军费,他下令将库伦居民轮流关进监狱,逼他们的亲属拿钱赎人。

哲布尊丹巴请求恩琴给他更多的世俗权力,恩琴用手拍着哲布尊丹巴的头,傲慢地拒绝了。

哲布尊丹巴是活佛兼大汗,在蒙古人心中的地位至高无上,从来只有他把手放在受礼者的头上,恩琴拍他的头让他感受到了奇耻大辱。

哲布尊丹巴无力驱逐恩琴,于是派密使前往中国、日本、苏俄等国求救,最终只有苏俄抓住了机会。

1921年3月,苏俄及其扶植下的蒙古人民革命党占领了恰克图,6月,苏俄军队击败了恩琴主力,7月,苏俄军队占领库伦,8月,苏俄军队抓获恩琴,不久将其处死。

恩琴就是一个搅屎棍,螳螂捕蝉,便宜了苏俄这只黄雀。

1921年,北洋军队败走外蒙

被处死前的恩琴

就这样,苏俄及其扶持下的蒙古人民革命党拿下了外蒙。

此时,哲布尊丹巴的日子更难过了,他不仅失去了世俗权力,连宗教权力、人身自由甚至灵魂都失去了。

1924年,哲布尊丹巴突然圆寂,死的不明不白,官方说法是癌症,小道消息说是被乔巴山或苏俄弄死的,而他的死,只是外蒙所有喇嘛、王公大劫难的开始。

幸福是对比出来的,对比恩琴和苏俄,徐树铮对外蒙是最温柔的。

不知道哲布尊丹巴死前,会不会后悔当年引狼入室驱逐北洋军队。


【参考资料】

《1921年库伦之战》

《徐树铮与蒙古开发》

《徐树铮与外蒙古撤治及其影响》

《蒙古人民革命简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