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的小天地 娱乐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有人说娱乐圈是一个名利场,也是一个大染缸,道尽了其中的浮华和心酸。而歌手藏天朔的演艺生涯却更像是一出江湖恩怨大片。

他因一首《朋友》而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京城摇滚“老炮”。他因为够朋友、讲义气,在物欲横流的圈子内显得另类。藏天朔仗义疏财,乐于助人,从而得到众多人的尊敬。然而,关于其江湖大哥的传闻不断,终因卷入黑道斗殴而入狱六年。

出狱后,他正欲东山再起,却不幸患上了癌症,性格变得沉默孤僻。在人生的最后时光,藏天朔闭门谢客,远离朋友,孤独离去。

藏天朔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传奇人物,他的故事也让人们对娱乐圈多了一些更深层次的理解。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A面人生:够朋友的摇滚“老炮”

臧天朔于1964年3月6日出生在北京东郊。父亲臧蕴贤在中央民族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

母亲张继诚是南磨房中学的一名英语教师,农村的学生们经常带些珍贵的老玉米或者贴饼子来学校,臧天朔没少沾光。长大后,他对老玉米仍情有独钟,还专门为玉米写了一首歌。

臧天朔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从小就喜欢音乐。在他8岁时,父母拿出全部积蓄从歌舞团买回了一架处理的旧钢琴,同时又为他请了老师上门教琴。父母节衣缩食,为臧天朔后来的音乐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臧天朔十多岁时,父母终因感情不合离异,要强的母亲独自抚养臧天朔和妹妹。家里的日子更加艰难起来。臧天朔也养成了精打细算的好习惯,长大成名后,无论在哪里吃饭,他都会将饭菜吃个精光。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家庭的变故,也让他的性情发生了变化,他厌恶学习,喜欢混迹社会,母亲对这个叛逆的儿子也是束手无策。

1981年,臧天朔开始参加一些文艺团体的演出,他能弹会唱,从不缺少工作机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臧天朔的专业水平进步很快。

1983年,臧天朔放弃了进入歌舞团的机会,与孙国庆、秦齐、王迪、丁武等文工团子弟组成了“不倒翁”乐队,一帮年轻人开始玩摇滚。

当时香港的beyond乐队已经开始走红华语乐坛。而在大陆,臧天朔算得上是摇滚的先行者。当时的乐队成员日后都成为了中国摇滚乐坛的风云人物。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一年后,“不倒翁”乐队解散,臧天朔创作演唱的《心的祈祷》发行,开始在乐坛崭露头角。经过关峡老师指点后,他的技艺更加精致。

1987年元旦,《朋友》横空出世,迅速打开了热度。年底,臧天朔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冲入禁区》。20岁出头的臧天朔充满了朝气和激情,也不缺少正能量。

1991年,他为“十年减灾”演唱会创作了主题歌《太阳、世界、孩子》,荣获文化部颁发的“艺术家奉献奖”。

1995年,臧天朔推出专辑《我这十年》,而立之年的臧天朔再次演唱了主打歌《朋友》,显得更为豪放大气,还多了一份沧桑,连续8周高居北京音乐台排行榜冠军。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专辑一发行,销量超过了15万张,登上了畅销榜。各大电台、大街小巷到处都在播放着:“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臧天朔也因此红遍了大江南北,开启了自己最为风光的黄金十年。

臧天朔此后活跃于各大演唱会,两度参加央视春晚,并为北京申奥献唱,一时风头无限。《朋友》在1999年度“中国歌曲排行榜”中,获得最佳作词、作曲以及十大金曲三项大奖。

同年,臧天朔迎娶了电影学院毕业的李梅,女儿、儿子随后相继出生。此时的臧天朔事业有成、家庭圆满,可谓是人生赢家。歌如其人,生活中的臧天朔也是一个重感情、讲义气,愿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北方汉子。

臧天朔外表粗犷憨厚、身材偏胖,唱歌时,双手在键盘上跳跃,面带微笑,一双小眼睛微闭,极具亲和力。他在圈内拥有众多的好朋友,大家都称呼他一声“臧哥”。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一位玩摇滚的许姓朋友被骗,几乎倾家荡产,陷于抑郁中。在大家甚至家人都远离他时,臧天朔伸出了援助之手,他在朋友家住了半个多月。在臧天朔的开导和资助下,朋友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走出了困境,后来的演唱事业也是如日中天。

也许是常年在酒吧驻唱的经历,臧天朔有着浓厚的酒吧情结。1999年,他手头有了余钱,在北京开了一家“朋友酒吧”,他的初衷是:“酒吧投资小,收钱快,关键还可以在自己的地盘吃喝玩乐。”

酒吧开张后,顾客纷至沓来,生意很是红火。认识或不认识的圈内人士把这里当作了聚会场所,大家在这里“喝啤酒,聊音乐”,玩得不亦乐乎!可是臧天朔却抹不开面子去收钱,酒吧的资金流是入不敷出,不到一年就支撑不下去了。

2001年,臧天朔有了点积蓄,卷土重来开了第二家酒吧。酒吧门口竖立着一把10多米高的吉他,十分醒目。可仍是以热闹开局,以亏本关门而收场。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臧天朔的商业之路,不仅没挣到钱,还赔光了老本。连家里的生活费都要母亲补贴。不过,他因仗义疏财、讲义气收获了一大堆朋友。虽然臧天朔比较低调,从不对外宣扬,但圈内人都知道臧天朔人脉极广,地位很高。

臧天朔热心公益慈善,各种义演活动,他是逢请必到,不收分文。

1998年张北发生地震,臧天朔在除夕夜奔赴灾区为灾民和救灾官兵赈灾义演,并慷慨解囊。因此,圈外的百姓对这个笑容可掬的胖子歌手印象也还不错,至少比那些外表高冷,打扮另类的摇滚歌手要容易接受一点。

如《水浒》中的宋江一般,臧天朔因《朋友》而走红,奠定了摇滚老炮的乐坛地位。也因豪爽仗义在朋友中赢得了“臧爷”的美称。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B面人生:锒铛入狱的江湖大哥

娱乐圈中的艺人讲究“人设”,在公众面前人为塑造出一种优质形象。臧天朔没有刻意去打造这种“人设”,他的言行举止在公众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自然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其反差之大,在娱乐圈内无出其右。

臧天朔平时喜欢开悍马,养藏獒,出行很是招摇,与一身随意的穿着很不协调。

2007年,臧天朔怒斥《同一首歌》欺侮艺人。在北京电视台“记忆中的金曲”音乐会上,现场骂懵主持人,让人见识了其憨厚外表后面的火爆脾气和敢于直言的性格。

而他与女歌手斯琴格日乐的婚外情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在做客杨澜的访谈节目时,斯琴格日乐哭诉了当年为臧天朔打胎、自杀的感情经历。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斯琴格日乐

臧天朔的妻子曾对斯琴格日乐说过:“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臧天朔对家庭的伤害为世人所诟病,妥妥的渣男一个。

以上的种种表现也许还只是个性和道德层面,但臧天朔涉黑的行为,最终让他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在娱乐圈,臧天朔与北京的黑社会大哥关系密切或者他本身就是江湖大哥的传闻早已不是秘密。据说摇滚女王罗琦眼睛被刺瞎,2006年窦唯的“烧车事件”的背后都有臧天朔的影子。

比这更大的传闻是臧天朔等人控制了北京的演出市场。外地艺人要在北京开演唱会,在报政府审批前,先要与臧天朔谈妥条件。据说演员梅婷的表弟在北京开歌迷见面会,因为没有向臧天朔报备,就被人砸了场子。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梅婷

梅婷通过那姐去要说法,被臧天朔当面打了几记耳光。香港的天王级艺人成龙、陈奕迅等人来北京开演唱会时,也曾被臧天朔敲诈过。臧天朔派人去商谈承包场地音响、灯光和安保。

在遭到拒绝后,威胁要搅乱演唱会,直接索要30%的演唱会收入,后经多方斡旋才得以摆平。由此可见臧天朔团伙之嚣张。当然,也正是这种肆无忌惮,为他以后的下场埋下了隐患。

2003年,廊坊火车站一场上百人的血腥斗殴事件,震惊了全国。也让一直隐藏在背后的臧天朔浮出水面。

2002年,臧天朔被聘为廊坊步行街的形象大使,他与孙宝和在此开设了人生的第三家酒吧——“朋友迪吧”。后两人不和,孙宝和退出,重新在火车站旁边开了一家“热浪迪吧”。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两人因为补偿款的问题没有谈妥,多次发生纠纷。双方的矛盾终于在2003年6月份爆发。臧天朔的手下吕长春带着100多名壮汉,手持钢管、砍刀冲进“热浪迪吧”。双方展开混战,导致一人死亡,多人受伤,并殃及了不少路人。

2008年,吕长春在长春被抓捕归案后,他一口咬定是受臧天朔指使的。在法庭上,尽管臧天朔强调只是让吕长春去好好谈谈,并请了著名律师许兰亭前来辩护。

2009年11月,法庭采信了吕长春的证词,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臧天朔6年有期徒刑。此时,他的儿子刚满两个月。

臧天朔从一名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的歌星沦落为世人所不耻的阶下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锒铛入狱,正是因为“朋友”的背叛。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被捕

最后时光:在孤僻中去世

臧天朔在狱中服刑期间,心情平静了许多。虽然没有了灯红酒绿的浮华,但妻子和朋友经常前来探望让他备感欣慰。他在狱中教大家学习乐器,组织犯人排练文艺节目,也算是人尽其才。

因表现良好,臧天朔于2013年2月7日获假释出狱。此时的臧天朔全无当年“大哥”的豪气,他看望完母亲后就闭门谢客,回归家庭。假释期间,臧天朔拜昆明圆通寺的方丈淳法大师为师,贩依佛门。

他每天除了打坐就是练习书法,在名师的指点下,臧天朔的书法颇有神韵。在50岁生日那天,他当众挥毫写下“理想不倒,来日方长。”八个大字送给妻子,感谢妻子的操劳,也表达了对家庭生活的向往。

长时间的监狱生活,让臧天朔变得敏感。与人交流时,不再像以前那么主动、直白,一旦话不投机,他会马上闭嘴不语。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左二)

也许是对吕长春的背叛仍心有余悸,臧天朔出狱后不愿意结交新朋友。梁天、刘金山等老朋友前来看望臧天朔,发现他身上已没有当年的那股豪气和匪气,多了许多圆润与平和。

妻子担心臧天朔过于封闭,经常做好饭菜邀请一些老友上门做客。在大家的开导下,臧天朔对音乐重新燃起了热情。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音乐工作室上面,并参与一些圈内的小型演唱会。

也许是他的信心有所恢复,也是他不愿意坐吃山空。臧天朔重新出山,开始接触一些商业活动,不过对合作伙伴的选择审慎了许多。

他与朋友合办了一家婚庆公司,请一帮老朋友前来助阵,自己演唱,葛优证婚,梁天主持,刘金山造势,如此豪华的阵容,客户当然满意,臧天朔的生意很快就有了起色。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他还跨界涉足了影视圈,在电影《萧墅老人》的开机仪式上,臧天朔作为总监制,意气风发,侃侃而谈,表现十分抢眼。

2014年9月,在朋友的鼓励下,臧天朔高调宣布了复出计划,他要重拾音乐梦想,在全国开展“理想不倒,来日方长”的巡回演唱会。

为筹集启动资金,他抵押了母亲的房子。他就像是一艘在港口停泊了多年的帆船,如今又扬起了风帆,雄心勃勃地再次远航。

臧天朔把演唱会地址选在海边,意寓“面朝大海,重获新生”。在青岛海滨,容纳两千人的演唱会场竟然挤进了六千名观众。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臧天朔感动不已,朝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也许确实是不善经营,臧天朔依然无法改变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为了及时止损,演唱会只举办了两场就草草收场了。

2017年底,臧天朔感到全身乏力,肝部疼痛,前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臧天朔如遭五雷轰顶,医生告诉他已是肝癌晚期。经专家会诊后,认为没有手术的必要了,只能保守治疗。

臧天朔深感老天不公,他刚乐观地开始新生活却又迅速黯淡了下去。臧天朔的性格变得沉默孤僻。他将手机上的好友几乎全部删除,有朋友得知消息后,前来探望慰问,臧天朔都是婉言谢绝。

实在推脱不掉的,见面也是寥寥数语,不愿意多谈。朋友廖仕伟回忆道:“他不太愿意我去看他,好多朋友他都不愿意见。也许是想静养吧?”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

也许是还没有从打击中缓过劲来,也许是不愿意别人看到他落寞的病态,更或许是不想给朋友添麻烦。臧天朔病后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但臧天朔不甘心就此告别这个世界。他还是瞒着母亲和妹妹,与妻子偷偷地去了长沙一家民营医院做了肝癌手术。手术不仅没有挽回他的生命,反而加速了病情的恶化。

2018年8月,臧天朔回到北京后,暴廋了90斤,已经是弱不禁风。

9月27日,臧天朔在北京302医院陷入了昏迷,28日凌晨,臧天朔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享年54岁。

10月2日,臧天朔的追悼会在京举行,众多好友前来送他一程,盛况空前。不能来现场的朋友也纷纷发文表示哀悼。窦唯为他创作了一首《臧公安魂》。孤独逝去的臧天朔最后一次用热闹的方式告别了江湖。

臧天朔最后的时光:患癌后变得沉默孤僻,不再愿意与老友见面

臧天朔逝世新闻

臧天朔富有音乐才华,他外表粗犷,性格豪爽,内心却非常细腻,很会替朋友着想。正如有人评价的那样:“能成为臧天朔的朋友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他的一生“成也朋友,败也朋友”,正是因为朋友的抬举和赏识,臧天朔从一个“摇滚老炮”登上了“江湖大哥”的神坛,在歧途上越走越远,终因朋友的背叛而打回原形。

他把坚强乐观的外壳展现给了别人,独自躲在角落里面对自己脆弱的灵魂。最终在落寞中逝去。

朋友已逝,江湖不再,独留一段传奇任世人评说。


参考资料

《臧天朔:5年牢狱,让我知道妻子的分量》,妇女生活,2015年1期;

《臧天朔祸事兜底》,扬子晚报,2008年11月13日;

杜恩湖,《臧天朔去世,因患肝癌享年54岁》,封面新闻,2018年9月28日。

返回顶部